新浪图片

北境之王瑞典大起大落的军工路

1/15 由于去年的“HOW DARE YOU?”少女和某些“女权”的影响,瑞典这个远离世界权力中心的国家又开始出现在了很多人的视野中。一些人认为瑞典不过是个“小国”,无足轻重。但事实上瑞典这个“小国”在军工领域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国”、“强国”。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说说瑞典军工那些事。

2/15 瑞典在高科技和一个国家尖端的精密工业制造的集成——重型武器上,有着自己独特的研发风格。瑞典的特殊政治地位对瑞典的军工发展影响极大,瑞典类似于我们常常弄混的瑞士,其同样是一个永久中立国。只不过瑞典的这个“永久中立”需要打个引号——毕竟瑞典的中立只是不直接参战。这就导致两个影响,一个是瑞典必须要维持足够的军事力量来自保和威慑,毕竟和平是中立的结果和目的,却唯独不是国家能中立的基础。因此,瑞典在军事上就必须要有让对手顾忌的实力,而为了满足这一实力,瑞典必须要有足够的自主生产能力。

3/15 从历史上来说,瑞典不但有着优秀的军事传统,维京海盗曾是欧洲许多民族挥之不去的梦魇,而到古斯塔夫大帝时,瑞典的威名更是响彻欧陆。虽然之后走向衰弱,但这段时期瑞典的强大为瑞典未来的军事业提供了重要的支撑——极高的综合国民素质。这与随后瑞典的铜、铁矿业大发展一起构成了瑞典近现代发达的土壤。这个土壤中很快孕育了看成现代军事工业奠基者之一的著名化学家——诺贝尔。

4/15 诺贝尔除了设立世界闻名的炸药奖外,更主要的身份是一个军工商人。实际上这才是他发明TNT炸药的目的。在1894年,他买下了1646年建立的瑞典火炮生产商——博福斯公司。后者的大名在二战中凭借一款40毫米高射炮响彻世界的故事已经无需多言。而除了著名的40毫米高射炮外,博福斯(Borfors)公司还有火炮、弹药、坦克装甲车辆、鱼雷和扫雷等领域。可以说,瑞典地面武装的绝大部分曾经都是由博福斯公司所撑起来的。而在冷战结束后瑞典对国防工业的改组中,博福斯与TAGA航空、SATT等合并合并成为诺贝尔公司,来纪念这位伟大的先行者。

5/15 除了博福斯之外,瑞典还拥有萨博(SAAB)、沃尔沃航空(Volvo Aero)等企业可以为瑞典军队提供所需的各类作战飞机、配套的大部分航空系统甚至发动机;而在新时代重要的信息领域,瑞典有通用电气(不是美国那个)和爱立信可以为瑞典军方提供雷达和火控系统;海军上虽然是瑞典的“弱项”,但也有几家大型造船和设计单位,例如考库姆(Kockums AB)。到如今,瑞典大概约有80%的武器装备和物资可以自主生产。而这些企业只是设计和生产单位,实际上,瑞典军工相对其他国家的一个重大优势并不是这些企业,而是全球领先的精密制造技术。众所周知,军事上的各种先进的重装备,由于指标过于严苛,往往可靠性和寿命都较为尴尬,因此设计师必须要做出相应的取舍。但对于有着顶尖精密加工水平的瑞典来说,其设计师设计时不必过多考虑“可靠性不足”的后果。典型的例子就是瑞典的STRV103坦克,在50年代瑞典设计师就敢大规模使用液气悬挂,并且还没有出现类似日本10式那样的高故障率。

6/15 在地面装备发展中,瑞典军方认为瑞典陆军的主要作战是防御为主,同时应当依托瑞典的地形进行防御。在这种需求下,瑞典于上世纪开发出了经典的无炮塔坦克STRV103。此外,瑞典人认为未来火炮的出路在于机动和爆发射速,因此有了BandKanon1火炮,他将摇摆式炮塔的另一种用途发挥到了极致——155弹夹炮。通过类似桥夹的玩意一次装填14发155毫米的炮弹,然后能在45秒内打空。仍然是目前射速最快的155毫米火炮,而且持续性远超排名并列的德国PZH2000。该炮不仅自用,还外销到了诸如印度等国。

7/15 在传统老本行高射炮方面,瑞典也仍然处于先进地位。不仅传统的40mm口径高射炮和M2重机枪一样大有使用半个世纪的趋势,例如AC-130至今装备该炮。瑞典人还很早的就意识到,未来高炮的出路并不是在重新设计一门新火炮来取代已经证明实力的老火炮,而是在弹药和配套火控上下功夫,让老炮有新用。为此瑞典人提出了3P弹药:预制破片、可编程和近炸引信。这种弹药和配套的火控系统成功让老炮能胜任新时代的野战防空任务。

8/15 瑞典的航空工业更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存在,瑞典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坚持自研自产战机。无论是早期的萨博32还是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采用鸭翼布局的萨博35,抑或是现在新锐的萨博39“鹰狮”近距耦合鸭翼。都能体现出瑞典人不但有着高超的设计水准,也有着足够清晰的设计思路,不是“你看美苏这样多好我也要有”这样的随大流,而是清楚的基于本国公路起降和野外部署的国情。同时,该机虽然使用了很多国外技术,例如发动机技术主要来源于美国通用电气的F404-400,但是瑞典沃尔沃也的确能自产该发动机。同时该机的雷达也是由爱立信设计制造。除此之外,瑞典人还能独立制造设计制造预警机的雷达。

9/15 瑞典甚至还有着全世界堪称一流的核工业,这种核工业不仅是民用上的,还曾经体现在核武器上。其曾在二战后认真的试图研制核武器,连作为运载工具的SAAB-36轰炸机都设计好了,但瑞典人很快发现核武器发现价格太高,而且政治上得不偿失,不但不能作为核威慑保护自己,还可能同时成为美苏核打击对象——瑞典虽然全民拥有地下掩体,但很明显也不愿意想体验一下被美苏共同核打击的双倍快乐。因此,瑞典的核武计划也就此下马。

10/15 在海军上,瑞典同样有着开创性的领导地位。无论是维斯比级这款于90年代研发的,拥有复合材料可收纳炮管的隐身军舰,还是第一款AIP潜艇哥特兰级。这些技术到现在都已经成为了新型军舰的必备要素,特别是AIP,可谓是常规潜艇的革命。而除了这些边边角角的“奇技淫巧”之外,瑞典在“王道征途”上也有较深的功底,是少数几个能够自研自产的反舰导弹甚至先进鱼雷的国家。

11/15 瑞典能以千万人口培养出海陆空三军的全套国防企业就已经算很优秀,而这些企业居然还有不少开创了新时代的潮流,就更加难能可贵。至于瑞典为什么能以小国身份“养活”这些企业呢?关键就在于瑞典的产学研结合和工业基础非常厉害,前者使得瑞典的新技术能迅速得到应用,后者则决定了瑞典人能以极低的成本实现制造。例如瑞典能在五代机之前一直保持自研战机,即使到了隐身时代也是积极参与英国风暴计划而不是单纯的买买买,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公于瑞典的高等教育。瑞典的很多大学仍然是高等的理工科学校,这些理工科人才是瑞典设计能力的保障。

12/15 完整版请关注新浪军事微信公众号,回复:瑞典军工

13/15 完整版请关注新浪军事微信公众号,回复:瑞典军工

14/15 完整版请关注新浪军事微信公众号,回复:瑞典军工

15/15 完整版请关注新浪军事微信公众号,回复:瑞典军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