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教练10如何助推中国航母新战力

1/17 近日,《中国航空报》在关于洪都公司飞机设计所总体室主任闫会明先进事迹的报道中,透露了国产某“关乎新飞行员培养的关键装备”于2018年获得军方正式立项,转入型号研制阶段的消息。联系原文的上下文推测,该装备疑似为国产教练-10的舰载改进型。长期以来,在军迷间有关中国海军舰载教练机的选型争论,甚至不亚于海军五代舰载战斗机的选择。教练-10的“转正”,无疑让“猎鹰”与“山鹰”的两鹰相争出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那么教练-10究竟能为我军还处于起步阶段的舰载机部队建设带来哪些战力提升,本期《出鞘》我们就来简要谈谈这个问题。

2/17 在舰载型教练10之前,海军舰载机训练基地内已经出现了教练-9G“海山鹰”高级教练机,并在2018年9月的新闻报道中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然而从当时的照片可以看出,该机尽管已用于舰载机飞行员的地面训练,机尾却并未装备着舰钩。换言之,“海山鹰”尽管率先服役于海军航空兵,却仅为应急之需。原因主要是歼-15产能有限,且海军舰载机部队成立初期还要承担战法研究的任务。若将歼-15过多地投入类似舰上起降之类的基础训练中去,难免会拖延部队形成战斗力的进度。

3/17 针对此前中国舰载机飞行员主要从海军航空兵选拔精英的情况来说,使用教练-9G足够让他们在陆上设施体验起降的感觉。毕竟这些人已经拥有了丰富的歼-11B或苏-30MK2的驾驶经验,改飞歼-15并没有太大难度,只要重新训练舰载机起降的特殊操作要求即可。但这一方法只能解一时燃眉之急,却并非长久之计。随着我海军航母数量增长,对舰载机飞行员的数量与质量提出更高要求的同时,域外大国对中国沿海的挑衅行动也在与日俱增。而过多地抽调海航精锐力量,原部队的战斗力势必受到影响。在中国沿海方向战备压力日趋严重的今天,东南方向的“远水”已解不了驻东北某地舰载机联队的近渴了。

4/17 从长远角度来看,海军建立完善的舰载机飞行员培养体系势在必行,而我国海军航空大学的成立则证实了这一点。对这些飞行学员来说,在掌握舰载机起降要领前,更要去适应电传飞控战机的控制原理与飞行特点。这时拥有电传飞控系统,能够完全模拟四代机乃至五代机操纵特性的教练-10相对教练-9G的优势就十分明显了。如果选择仍沿用液压传动,未放宽静安定度的教练-9G,那么新飞行员在完成规定的科目训练后登上歼-15必然要经过一段适应期。要知道,教练-9系列尽管外形看上去“高大上”,却改不了其脱胎于歼-7的本质。

5/17 中国舰载机飞行员与空军飞行员的培训方式不同,空军有着充足的时间等待每一位羽翼未丰的新飞行员去成长,从教练-9换装歼-10,歼-11并不是什么问题,先从对应的双座机飞起就可以。然而,在中国海军的航母数量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标准前,舰载机飞行员的培训周期至少不能落后于新造航母服役的进度,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未来中国航母会不会出现南北同时开工的局面。

6/17 目前,驻渤海湾某地的海军航空大学某团已装备岸基教练-10高教机,而该团被视为“中国未来舰载航空兵的摇篮”,这充分证明了海军舰载机部队对教练-10的认可。那么在教练-10的基础上进行结构强化达到上舰标准,推出一款舰载教练机便成为必然趋势。《中国航空报》的原报道中也提到,在项目预研过程中,关于某项特殊机构的设计直接关系整个项目成败,这一难题耗费数年后才解决。在战机硬件结构领域,影响力能够达到关乎项目生死地步的,也只有舰载机独有的机体结构强化方案了。

7/17 对于一款舰载机来说,在结构领域最核心的改造无非前起落架加固与着舰尾钩安装两大工程。在歼-15已经将国产着舰尾钩实用化的前提下,为教练-10加装尾钩并不是什么难题,那么问题就只能出在前起落架上。考虑到中国海军弹射型航母已经指日可待,舰载型教练-10不可能仅满足滑跃起飞的需求。因此,关于舰载型教练-10的前起落架改造,除纵向加固外,还要考虑弹射时施加给起落架横向的作用力,并加装对应的弹射器连接杆,实际上相当于对整个起落架重新设计,且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经验。

8/17 尽管国产航空母舰的设计经验起源于俄罗斯库兹涅佐夫号航母,也模仿前苏联/乌克兰“尼特卡”舰载机地面训练中心在渤海之滨建立了自己的舰载机训练基地,但在构建舰载机飞行员训练体系方面,美国海军的参考意义要远大于俄罗斯。毕竟中国还不至于武德充沛到把攻击机直接搬上航母充当教练机,况且俄罗斯海军所谓的舰载航空兵能够摸上航母的机会实在少之又少,可供参考的实践经验就更加有限了。

9/17 单纯从飞行员的选拔角度来说,除了中国海军不招女飞行员这种除了某类群体没人在意的事情外,中美两国海军标准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这里重点说说美国海军舰载航空兵的训练体系。在美军的训练体系中,从佛罗里达州海军航空学院和海航军官候补生学校选拔的学员们在经过一系列测试合格后,首先要接受知识教育和地面预训,包括基本军事科目、航空基础理论、海上求生与自救等。预训结束后的学员将被派往海军训练航空联队使用教练机接受基础飞行训练。教官会在此过程中判断学员适合哪种机型的飞行,然后将其编入不同训练中队,使用对应机型进行高级飞行训练,全部课程通过者才有可能成为一名航母舰载机飞行员。

10/17 此前网上有说法称,美军在新泽西州莱克赫斯特航空试验中心的弹射和拦阻设备是用来训练飞行员的,这实际并不准确,莱克赫斯特航空试验中心主要任务是改进现役弹射器的弹射性能和研制新一代的弹射和阻拦设备,并不是让初级学员来练手的。位于中国海军舰载航空兵训练基地一隅的两台弹射器也是同理。事实上,在航母上弹射起飞并不需要额外训练,因为整个弹射过程都是航母地勤人员操作,飞行员能够干预的程度十分有限。只要弹射器和飞机发动机没问题,飞行员要做的只是离舰后把飞机拉起来而已。

11/17 对于美国海军舰载航空兵飞行学员来说,培训的重点完全在于如何安全地把座机安全地停在甲板上。在整个训练周期中,学员们首先要在美国海军金斯维尔基地和米德里安基地进行航母着陆的地面模拟训练,学习如何用T-45C教练机的尾钩来“钩住”阻拦索。在这一阶段完成后,飞行员将直接使用未处于部署状态的现役航母进行降落训练。在上舰实操阶段,每个飞行员要进行14次降落,其中要求要有10次以上成功钩住阻拦索才算合格。

12/17 尽管目前海军航空大学已经实现了从报考青年中选拔舰载机飞行学员,但陆地模拟飞行与实际舰上起降除了操作上的巨大差异,初期着舰时心理上的恐惧感同样不能忽视,这种心理上的恐惧感甚至久经沙场的老飞行员也要慢慢去适应,更有甚者直接被淘汰。因此,在拥有弹射起飞能力的教练-10在服役后,将补齐满足中国海军舰载机飞行学员上舰实操要求的最后一块短板。在学员阶段使用教练-10积累一定的舰上起降经验后,加入作战部队驾驶歼-15就只需适应歼-15的操作手感和机载设备的使用方式,之后便可以形成战斗力。

13/17 在此前谈到双座型战斗/教练机的一篇《出鞘》中,笔者曾简单提了一句歼-15双座型号歼-15S,也许有网友会质疑舰载型教练-10是否会与歼-15S项目发生冲突。这里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歼-15S在服役后确实要承担一定的训练用途,但如果仅仅当作诸如歼-10S之类的大号教练机去研发使用,那就是作为生产方的沈飞和采购方海军航空兵双方共同的失误。类似苏-33UB的存在只是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独自探索舰载航空兵建设中走出的歪路,中国完全没必要更不应该去重蹈覆辙。

14/17 歼-15S所需承担的训练方面的任务,更多是让在教练-10上完成全部舰载机飞行科目训练的新飞行员进行改装新机的适应性飞行。一同乘机的老飞行员可以在带飞过程中不断将自身经验传授给新飞行员,让新人更高效地快速形成战斗力。此时新飞行员学习的重点已经从最基本的舰上起降操作变成了实战经验,使用双座战斗机的学习效率无疑比现阶段新人驾驶单座机上天,“老鸟”们只能坐在航空舰桥内对着话筒一顿吼的训练方式高得多。换言之,教练-10与歼-15S两种机型分别成为整个舰载机飞行员培养体系中不同阶段的组成部分,且二者无法实现互相取代。

15/17 但另一方面来说,倘若歼-15S项目局限于此,成了国产苏-33UB,无疑是对航母战力的一次极大的浪费。一支完整的舰载机航空联队与陆基航空兵旅不同。陆基航空旅多几架双座教练机无非多搭几个停机棚,但航母机库的空间极其有限,必须确保机库内每一架飞机在航母进入战斗状态时都能物尽其用。因此,如果沈飞有意将歼-15S这一项目发展下去,则更应利用其双座机的优势突出多用途战力,与承担制空任务的单座型歼-15搭配作战,作为类似“海基歼-16”的存在。

16/17 舰载型教练-10正式立项研制后,相信一两年内便会实现首飞。若一切顺利的话,正在江南造船厂紧锣密鼓施工中的新型国产航母届时也将进入海试阶段。以我军“宁愿人等装备,不愿装备等人”的传统来看,逐渐摆脱传统抽调精英飞行员组建舰载机部队的方式已成为趋势,一套完善的海军舰载机飞行员培养体系的建立已随着中国航母的发展步入“快车道”。而这也同样意味着,海军舰载机部队即将卸下培养舰载机飞行员的重担,距离成为一支实打实令对手胆寒的海空劲旅不再遥远。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17/17 《出鞘》完整内容可扫描图片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阅读往期《出鞘》请查看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历史消息,搜索《出鞘》文章请回复关键词查询,如查看本期《出鞘》,回复海猎鹰,查看上期《出鞘》,回复空军万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