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核裁军条约失效美俄将走向何处

1/16 9月4日,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接受俄《消息报》采访时,再一次呼吁美国延长两国之间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下称New START)。在大洋彼岸,刚刚辞职的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曾多次表示,美方无意延长该条约。数月以来,美俄双方在是否延长这一双方之间仅存的军控条约的问题上相争不下,期间双方提出的种种条件也无不令人咋舌。

2/16 《New START》条约,是美苏两国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系列核裁军条约的延续。该条约于2010年4月8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签署,于2011年2月5日生效,生效期为10年,并可根据缔约两国的共同意愿延长5年。该条约详细规定了美俄两国核武库大小和可运载核武器的载具数量,要求两国将处于部署状态的可运载核武器的导弹、轰炸机数量降低到700枚(架)以下;未处于部署状态的导弹和轰炸机降低到800枚(架)以下,处于部署状态的核弹头(包括战略和战术)数量降低到1550枚以下。

3/16 目前,世界各大媒体对美俄两国条约延期困局的解读,基本都是一旦条约失效,两国的核武库将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世界将重新回到核武阴影笼罩下的冷战时代。但这种说法未免言过其实。纵观美苏(俄)两国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核裁军历史,我们至少可以明确这样一个事实——两国都有强烈的核裁军意愿,两国都已经在实质上放弃了以核武称霸世界的野心。此外,这种意愿实际上是两国的民意基础,很难以个别政客的奇思妙想而发生转移。

4/16 时间回到苏联解体前夕的1991年9月,当时的苏联拥有共计2500件处于部署状态核武器发射平台(潜射弹道导弹、陆基发射器和重型战略轰炸机)和10271枚部署在这些发射平台上的核弹头。与之类似,当时的美国拥有2246件处于部署状态的核武发射平台和10563枚部署在这些平台上的核弹头。而仅仅经过了不到30年的努力,美俄两国的已部署核弹头数量就下降到了现在的1461和1365枚,削减了约85%,成果不可谓不显著。这充分的说明了美俄两国在削减核武器方面的强烈意愿和共识。

5/16 美俄两国之所以会在这一问题上持有强烈的意愿并迅速达成共识,主要有以下两方面原因。首先是核武器的维持费用,据美国官方公布的数据和部分智库的统计,美国在2018财年在与核武相关领域的支出则高达千亿美元,按照国内某些公知的思维逻辑,这些钱已经足够让美国全民免费医疗了。无独有偶,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估算,俄罗斯每年在相关领域的投入同样高达6千多亿卢布,占其每年军费开支的15%以上。更加可笑的是,从1945年以来,出于对核报复的恐惧,两国的核武器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6/16 除了财政压力以外,核武对于两国国民乃至世界各国人民的精神压力,是促成核裁军更重要也是更根本的原因。在美苏核竞赛如火如荼的冷战时期,我国为了防止国防科工产业被敌人“一锅端”,进行了史所未见的三线建设;美苏两国为了把核战损失降到最低,在中小学进行了大规模的核大战自保教育。更有甚者,还有不少美国家庭抛家舍业、背井离乡来到偏僻的荒野安家。每天除了生计所需,就是“深挖洞、广积粮”,以求在核大战爆发时能够“多苟一秒是一秒”。

7/16 既然美俄两国在核裁军的大方向上没有分歧,那么为何此番New START续约事宜会如此不顺呢?这一切还要从2018年年初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国情咨文说起。在当年的国情咨文中,普京公布了现在被人们称为“六大护法”的新战略武器体系。其中包括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新型激光武器、匕首空射弹道导弹(俄称高超音速武器)、前锋高超音速武器、海燕核动力巡航导弹和波塞冬核动力水下潜航器。

8/16 这六款战略武器,除了用于防空反导的激光武器外,其他五种武器都直接用于进攻型的核战略。而这五种武器中,除了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外,又全部不属于New START的管控范围。换句话说,俄罗斯研发的这四款新概念战略武器本身就有打New START擦边球的意味。如果美国同意将New START条约延期5年,而俄罗斯的新概念战略武器又能够在2026年前进入现役,那么美国无疑会陷入战略上的被动。

9/16 据美国情报部门估计,俄罗斯的海燕核动力巡航导弹和波塞冬核动力水下潜航器还非常不可靠,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也至少要到2027年才可能进行实际部署——前者在上个月还刚刚发生了一起事故,造成了至少7人遇难。而相比之下,匕首空射弹道导弹和前卫高超音速武器则成熟得多,很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开始部署。

10/16 从技术上讲,这两款武器的出现会动摇New START条约的条文解释。即,俄罗斯人宣称将会把前卫高超音速滑翔器整合到撒旦和萨尔马特洲际导弹上。那么站在俄罗斯人的立场上,这些洲际导弹和高超音速滑翔器就是一个整体,应该整个被算进New START条约的限制中;而站在美国人的立场上看,前卫高超音速滑翔器本身就是一个再入飞行器,应该单独被算进New START条约的限制中。

11/16 此外,虽然目前俄罗斯人只进行了米格-31截击机挂载匕首空射弹道导弹的试验,而米格-31+匕首导弹的射程显然又不是“战略级”的。那么在俄罗斯的立场上来看,米格-31截击机和匕首导弹就不应该被算进New START条约的限制。而美国人对这一问题的立场则是,未来不保证俄罗斯人不会将匕首导弹整合到其他飞机上。举例来说,俄罗斯图-22M逆火轰炸机本身不是“战略级”的轰炸机,匕首导弹本身也不是什么“战略”导弹,然而一旦两者合二为一,就组合成了一种投射距离超过8000公里的战略武器。这样一来,逆火轰炸机就必须要被纳入New START条约的限制。

12/16 除了美俄两国的相争不下外,部分美国政客也提出了“将中国纳入美俄核裁军体系”的说法。这种说法在我们的立场上来看基本属于无理取闹——前段时间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就曾在外交部记者会上表示过,“美方究竟是想通过这样的谈判,把自己的核力量谈到中国的水平,还是把中国的核力量谈到美国的水平?”。事实上,长久以来,我国都有一个一贯的、持续的同时也是公开的核武政策,即“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自卫防御核战略”和“不会与任何国家进行核军备竞赛,始终把自身核力量维持在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的承诺。这一核武原则在今年新出版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中也再一次的得到了确认。

13/16 然而,对于华盛顿的政客而言,虽然中国承诺“始终把自身核力量维持在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当然,他们倒也未必听说过),但中国依旧是世界上五个合法拥核国家中唯一一个没有明确公布自身拥有的核武器数量的国家——美俄两国在New START体系下可以互相监督对方的条约落实情况,英国、法国则由官方公布过自身的核武部署数量:英国现役核弹头数量为120枚,实际安装在核潜艇上的数量为40枚;法国现役核力量由3套潜射导弹和54枚空对地导弹组成。

14/16 出于“对未知的恐惧”,美国部分官员迫切的想要掌握中国核力量的具体信息倒并非完全不能理解。然而以要求“加入核裁军”谈判的方式来达成这样一种目的却未免可笑。此外,更加不应该被忽视的一点是,中国是五个合法拥核国家中唯一一个承诺在任何条件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换句话说,如果这些美国官员本来就没打算对中国使用核武器,那么他们也根本没理由去担心中国的“核武问题”。也正是因为有了美国新任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查理斯·库珀曼这样天天叫嚷“美国就算被核弹炸死2000万人也不会亡国”的核实战派,美俄核裁军谈判才会陷入举步维艰的局面之中。

15/16 不过,即使美俄没有就延长New START达成共识,也大概率会有一个新的、涵盖所有新概念战略武器的新军控条约产生——毕竟New START本身就是START II的备胎。再退一步说,即使没有新的军控条约产生,世界上也不大可能会出现新一轮的核军备竞赛了。正如孙中山所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历史已经充分的证明了,只要拥核大国自己愿意,其核武库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膨胀。这就意味着即使自身迅速扩充核武储备,也无法确保对对手产生足够的优势,那么核扩军本身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归根结底,这三十年来各个拥核国家都在推动并实践的核裁军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康庄大道。

16/16 《出鞘》完整内容可扫描图片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阅读往期《出鞘》请查看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历史消息,搜索《出鞘》文章请回复关键词查询,如查看本期《出鞘》,回复核裁军,查看上期《出鞘》,回复台军巨浪二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