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T-34坦克如何从二战烽火中走来

1/21 12月3日,俄罗斯坦克制造商“乌拉尔车辆制造厂”为了庆祝苏联T-34坦克设计师米哈伊尔·伊里奇·科什金诞辰120周年,在零下20度的严寒条件下,于乌拉尔军事训练场为T-34、T-72和T-90三代坦克举办了一场特殊的赛车比赛。T-34系列坦克是苏联二战期间最著名的坦克,其斜面装甲设计思路曾对后世的坦克发展产生过深远的影响。那么T-34坦克是如何诞生的,又对苏联坦克的发展产生了何种影响。本期《出鞘》就来谈T-34坦克在苏联。

2/21 科什金在1937年出任苏联坦克生产重地——第183“共产国际”蒸汽机车工厂的坦克设计局主任。该厂之前一直负责仿制从美国引进的M1931型坦克,即BT(俄文“快速坦克”的意思)系列坦克,BT坦克由于高速行驶性能优异,被大量配属在苏军骑兵师和机械化师。但要求高速就必然牺牲防护力,所以BT-2和BT-5坦克的炮塔和车体前部装甲均只有13毫米。虽然车体前部被创造性地设计成倾斜形状和棱角,但13毫米的装甲仍然太薄,甚至都抵挡不住当时重机枪的穿甲弹。

3/21 BT-5坦克生产出来后,曾被苏联用于援助西班牙内战中的共和军,并暴露出了许多问题。首先是装甲防护薄弱,BT-5坦克在对阵德制37毫米反坦克炮时,前部及侧边装甲极易被贯穿;其次BT-5坦克的45毫米炮所使用的榴弹威力不足,往往难以摧毁弗朗哥叛军的机枪阵地;最后BT-5坦克的汽油发动机容易起火和履轮两用系统实用性不足等问题也相继暴露出来,最终导致苏联183厂决心设计一款新坦克以解决这些问题。

4/21 苏军对新坦克的主要分歧集中在了是否只采用履带上。曾在西班牙内战中担任BT-5坦克部队指挥官的维特洛夫就坚持只采用履带的方案,他认为结构复杂的履轮两用系统因常常发生故障而不适用于严苛的战场环境。而同样参加西班牙内战的苏军汽车坦克总局局长帕夫洛夫则认为履带系统已经过时,倾向新坦克采用履轮两用系统。僵持之下,斯大林决定暂时同步研制并测试采用履轮两用系统的A-20坦克和只用履带系统的A-32坦克,这项决定可以说是在后来影响了整个苏系坦克的发展历史。

5/21 1939年5月A-20和A-32这两款坦克原型车研制完毕,它们重量相近并同样装备有45毫米坦克炮,两者唯一的差别是A-32有5对负重轮,而A-20仅有4对。之后科什金等人又给A-32坦克换装“猪头”式炮座和L-11型30.5倍径76毫米坦克炮,战斗重量也从原本的19吨上升为24吨。当年9月举行的坦克性能展示会上,A-32坦克以良好的越野性能和一记撞倒大松树的绝招,赢得了伏罗希洛夫等人的肯定。由于当时A-32坦克的发动机还能让坦克再增重7吨,A-32的装甲厚度也进一步提升至40至45毫米,并被命名为T-34/76投入生产。期间由于科什金因过度劳累感染肺炎并于1940年9月病逝,这方面的设计工作改由其助手莫洛佐夫接替完成。

6/21 虽然早在1940年3月苏联中央就已下达生产命令,但183厂的T-34/76坦克量产工作还是遇到了不少波折,其中影响最大的则是来自德国III号坦克的“挑战”。当时苏德战争尚未开打,德国为了防止苏联发现自己的侵略图谋,曾特意向苏联提供了2辆III号坦克用以“军事合作”。苏军对III号坦克和新生的T-34/76坦克进行了性能测试,发现:首先虽然T-34/76在火力和装甲方面远远强过III号坦克,但沿袭自BT坦克的炮塔设计空间狭小(仅容2人,车长需兼任装填手,而III号坦克的3人设计则可将职责分开),并且还没有车长顶塔;然后III号坦克的最高速度可达70公里,而T-34/76仅有48公里;最后III号坦克的悬挂系统、光学设备、通讯设备、传动系统、发动机和弹药储放装置也要胜过T-34/76坦克。

7/21 于是以库立克为代表的一批苏联高层又下令研发改进型的T-34M坦克,以在性能方面赶超工艺华丽的德系坦克。T-34M相对于原本的T-34坦克进行了一些改进,主要包括将主炮改为F-34型41.5倍口径76毫米坦克炮,炮座换成具有棱角的式样,炮塔空间加大并加装车长顶塔,悬挂系统也改为扭杆设计。不过因为原计划用于T-34M坦克的V-5柴油机迟迟未量产,加上苏德战争爆发,T-34M坦克没能来得及量产,反而原本濒临绝境的T-34/76坦克被重新下令生产。T-34M坦克尽管夭折,却还是对苏联坦克的发展产生了较大影响,特别是对T-34/76的后续改进提供了不少宝贵经验。

8/21 T-34/76坦克首次参战是在1941年6月白俄罗斯的格罗德诺。当年9月底莫斯科战役爆发,面对德军坦克第2集群欲对布良斯克方面军进行后方迂回的企图,苏军近卫步兵军第1军在姆岑斯克地域对其展开阻击。10月4日,苏军切尔特科夫坦克旅在奥廖尔东北伏击德军,战斗中由托夫托普洛夫指挥的T-34/76坦克营成功击毁德军60多辆坦克,并且歼灭德军迫击炮连和步兵连若干。托夫托普洛夫也因此获得了苏联英雄称号。

9/21 9、由于在莫斯科会战中崭露头角,苏军对T-34/76坦克的需求迅速增加,考虑到原材料缺乏和劳动力不足等因素的限制,莫洛托夫等人开始在提高生产效率和降低生产成本方面下功夫。其间由乌克兰工程师帕通所设计的自动焊接技术,使得T-34/76坦克的车体生产速度迅速提高。莫斯科会战后由于战事逐渐转向对苏军有利的一面,步兵随车追击战术的应用机会开始增多,于是苏联人又给T-34/76坦克焊上了可供步兵使用的车把,并将车后出入口改为了圆形。

10/21 10、1942年生产的T-34/76坦克,其炮塔虽然有焊接和铸造两种型式,但主要使用的其实还是一种60毫米厚、直径1.25米的焊接炮塔。为了使T-34/76坦克的生产简化,当年8月莫洛托夫等人推出了一款改进自T-34M坦克方案的六角形铸造炮塔,主炮炮弹数也被增加至100发。由于采用两个圆形炮塔舱盖,以这种方式生产的T-34/76坦克还被德军形容成是“米老鼠”。此外,因为生产工厂的不同,这种铸造炮塔的下缘彼此之间还有些许不同,比如据外国研究者的统计,就至少包括了弧形、硬边、软边和薄片等型式。

11/21 除了外形上的变化外,1942年8月之后生产的T-34/76坦克还将原来常常发生故障的四档变速箱换为了更新的五档变速箱。此外由于空气滤清器无法将尘土排出,此前的T-34/76坦克发动机常常会发生故障,大修间隔甚至不到100小时。为了增加坦克的有效行驶时间,T-34/76坦克先尝试在车体后方增加了两个方形的外部燃料箱,之后又改为更实用的圆柱状燃料桶,最后还设计了一款专用支架用来固定这些燃料桶。应该说,这时的T-34/76坦克已经将早期型号的缺点大致改善完毕了。

12/21 莫洛托夫等人对T-34/76坦克的改进可谓是正当其时,因为就在之后的1943年7月,堪称二战最大规模坦克遭遇战的库尔斯克会战打响。在库尔斯克会战中,苏德双方总计投入超过1.3万辆坦克,苏军切尔特科夫旅的T-34/76坦克也再度发威,仅在雅科列沃林地域就击毁超过100辆德军坦克。虽然苏军对T-34/76坦克在战场上的表现相当满意,但也发现其相比德军“虎”式和“豹”式坦克有着火力偏弱的缺点,这加速了之后T-34/85坦克的问世。

13/21 13、T-34/85坦克的研制最初源自于苏军在列宁格勒附近俘获的一辆德军“虎”式坦克,因为苏联人在一次测试中发现:T-34/76坦克竟然在200米距离上都无法打穿这辆“虎”式坦克的侧面装甲。于是莫洛托夫等人又开始谋划为T-34坦克换装85毫米火炮,可选择的型号则包括彼得洛夫设计局的D-5T-85坦克炮和中央炮兵设计局的S-53坦克炮等。而为了抵御新火炮的强大后坐力,T-34坦克的炮塔还被这些苏联设计师给增大到了1.6米。

14/21 T-34/85坦克基本算是T-34/76坦克的火力增强型,包括车体和动力系统等几乎没有更改。除了车体前后部装甲增至75毫米,以及炮塔装甲增至90毫米之外,T-34/85坦克相比T-34/76坦克最大的改动可能就是炮塔了。搭载D-5T火炮的T-34/85坦克仍维持之前T-34/76坦克的炮塔人员配置,即由车长兼任装填手。而搭载S-53火炮的T-34/85坦克则更换为3人乘组制,车长不再兼任装填手一职。

15/21 其实在T-34/85坦克方案之前,苏联人还生产过另一个版本的火力增强型T-34坦克——装备ZIS-4型57毫米反坦克炮的T-34/57坦克。T-34/57与T-34/76外观差别不大,两者火炮防盾相似,唯一的不同是T-34/57增加了一个固定环,以便于安装外径较细的ZIS-4反坦克炮。ZIS-4反坦克炮的原型是ZIS-2型57毫米反坦克炮,由格拉宾设计局负责设计,可以近1000米/秒的初速发射重3.14公斤的BR-271穿甲弹,在1000米距离上可穿透90毫米厚的垂直装甲,在500米距离上则能有效穿透“虎”式坦克的前装甲。

16/21 1941年有少量T-34/57坦克一生产出来,就被投入到了莫斯科保卫战中,由于其强大的反坦克火力,它很快获得了“坦克猎手”的称号。但由于T-34/57坦克火力的提高是以制造成本的提高为代价的,它在1941年的生产数量最终不过百辆。在苏德战争中,由于战争残酷程度远超战前预估,为了将尽可能多的力量投入到战场上去,苏军往往更偏爱威力大、生产便利且维护要求较低的武器。当苏联军队发现威力较小但是却廉价的火炮足以面对德军坦克的威胁时,ZIS-4型57毫米炮的73倍径超长身管导致工艺的复杂化和成本的提高,自然不会让它在紧张的战时条件下得到苏军的垂青。

17/21 但1943年德国“虎”式坦克出现在苏德战场后,因为当时苏军已装备的T-34/76坦克的火炮在它的厚重装甲面前显得威力不足,T-34/57坦克还是有被重新量产的计划,这时期的ZIS-4反坦克炮已经被改进为机械结构更简单的ZIS-4M型,但由于当时苏联已有数款85毫米坦克炮正在被研制,其威力与ZIS-4M相当但成本却要低廉不少,而且在寿命和可靠性方面要超过ZIS-4M,改进后的T-34/57最终还是没能压倒T-34/85成为量产首选。

18/21 关于T-34/85坦克,其实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小插曲。在柏林之战时,德军“铁拳”反坦克火箭却竟然成了苏军T-34/85坦克的最大敌人。为了减少损失,苏军纷纷在T-34/85坦克的车体和炮塔上加装由5毫米粗的铁丝所构建的防护网,用以提前引爆来袭的“铁拳”反坦克火箭的弹头,这也被视为是对“反应装甲”的一种最原始尝试。当然也有不少文章抨击称,苏军T-34/85坦克的铁丝网都是用抢自平民的弹簧床垫而制成,但至于真相如何就另当别论了。

19/21 随着战事的展开,T-34也在不断地进行着改进,既有如T-34/85这样取得成功的改型,也有如采用100毫米火炮的T-34/100这等失败的典型。T-34/100原本计划采用ZIS-100型100毫米火炮来取代T-34/85所使用的85毫米火炮,但在采用加长车体和将炮塔直径增至1.7米等方案都无法解决ZIS-100型100毫米火炮体积过大的问题后,苏联工程师又转而希望改用D-10-34型100毫米火炮。这款火炮是苏联在二战中威力最大的坦克炮,理论上可在1500米击毁所有德军坦克,而且射速可达4-6发/分。但因为D-10所使用的炮弹有近一米长,不仅会限制装填角度,而且还会间接影响射速,导致炮手难以对目标进行追踪瞄准,最后并没能投入量产。而基于类似的理由,另一款也是100毫米的LB-1火炮同样没能被安装到T-34坦克上。

20/21 虽然在二战期间T-34坦克曾让德军吃过不少苦头,但德军还是“不计前嫌”地将许多俘获的T-34坦克给投入德军装备序列。一方面,德军会在T-34坦克的车体或炮塔上涂刷大白色十字,以增强敌我装备的战场辨识度;另一方面,德国也对T-34坦克进行了部分改装,包括将III号和IV号坦克的车长顶塔改装到T-34坦克上,以及在T-34坦克底盘上加装一门四联装20毫米火炮,而后者则与中国利用T-34坦克车体生产63式自行火炮等有异曲同工之妙。至于T-34坦克是如何来到中国的,又怎样影响了中国坦克的发展思路,我们会在今后的出鞘中再度演绎。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21/21 《出鞘》完整内容可扫描图片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阅读往期《出鞘》请查看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历史消息,搜索《出鞘》文章请回复关键词查询,如查看本期《出鞘》,回复T34,查看上期《出鞘》,回复人力动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