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我军咋用反舰弹道导弹封锁台海

1/22 在本届珠海航展上,中航科工和中航科技集团推出了三款具备反舰功能的弹道导弹:BP12B、M20B和CM-401。与前两款由战术导弹改进而来进行“客串”的反舰弹道导弹不同的是,CM-401自研发伊始便瞄准反舰作战,也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首款外贸型反舰弹道导弹,并同时推出了固定式发射架的舰载型与车载式发射的陆基版本。近些年,中国外贸型武器被解放军相中从而直接采购或衍生出自用版的例子已屡见不鲜。那么中国海军是否有必要采购并装备类似的反舰弹道导弹,这种反舰弹道导弹若入役我军会带来何种变化?本期《出鞘》我们就来探讨一下中国岸舰导弹体系的发展思路及其对我军的重要意义。(查看完整内容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

2/22 其实中国引入岸舰导弹的计划很早就已制订,1958年,中苏签订著名的“三弹三艇”协定,其中便包括了引入542型岸舰导弹和544型舰舰导弹(前苏联P-15“冥河”反舰导弹)的相关资料并仿制的内容。其中542型岸舰导弹为前苏联的第一型反舰导弹,整体外形与米格-15战斗机极为相似,配备重达800千克的聚能破甲战斗部,命中一发即可重创航母。1960年初,542型导弹样品运抵中国后进行了实弹打靶,却暴露了这型导弹因采用无线电+半主动雷达制导方式导致命中率有限:据称,542导弹发射数枚,却无一直接命中靶船,全部为近失弹,但是其战斗部的巨大威力仍然令靶舰——一艘清朝炮舰受损严重,后该舰因进水过多而沉没。1961年,仿制542型导弹的工程被迫下马,国防科工委决定全力仿制544型反舰导弹,即后来的“上游1号”,并在此基础上研制了射程增至70公里的“海鹰-1”岸舰导弹。

3/22 海鹰-1岸舰导弹于1972年投产并装备部队,在同一时期,射程70公里的岸舰导弹已足够保卫中国的领海并对潜在的来犯之敌产生足够的威慑作用。毕竟如果不使用核战斗部(美海军初期3T防空导弹均配备),同一时期的舰空导弹对于反舰导弹的拦截并不算很高,而诸如舰载高炮之类的武器仅仅聊胜于无。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的埃拉特号驱逐舰在已发现来袭导弹并进行拦截的情况下,仍被埃及海军导弹艇用4枚“冥河”反舰导弹击沉,首次证明了反舰导弹的实战价值。而中国此时装备的海鹰1号岸舰导弹射程已超“冥河”导弹,配合当时已开始投入生产,装备上游1号反舰导弹的021型和024型导弹艇,令中国初步建立成导弹-火炮相结合的岸防体系。

4/22 然而,中国岸舰导弹部队自海鹰-1装备以来,却进入了长达近30年的发展停滞期。仅在海鹰-1的基础上重新设计弹体中段以进一步增加射程,发展出射程约为100公里的海鹰-2岸舰导弹,并于上世纪70年代末装备部队。此后的海鹰-3超音速岸舰导弹和换装涡喷发动机的海鹰-4导弹均在完成技术储备后即宣布下马。客观上说,以前苏联“冥河”导弹为原型的海鹰系列反舰导弹在海鹰-2服役之后其潜力已基本挖掘殆尽,无论采取何种提高射程及末端制导端精度的措施,也已无法弥补其雷达反射面积大、被弹面积大、易被拦截等缺点。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海军第一代低空掠海亚音速反舰导弹鹰击-8发展迅速并于90年代初陆续上舰服役。这其中一方面是在军费有限的情况下,舰艇的更新换代工作显然更为紧迫。另一方面则由于同时代中国海军舰艇数量的稳步增长,以及近岸防御预警体系的不断完善,中国的领海及海岸线遭受直接入侵的几率已变得相当低。中国的岸舰导弹部队此时已从中国岸防体系的核心力量逐渐过渡为对海军舰艇近岸作战的一个火力补充,这也使得海鹰系列岸舰导弹得以继续维持大规模服役状态。

5/22 如果抛开其他方面的因素,中国海军岸舰导弹部队发展停滞的根本原因其实是与之匹配的作战体系整体处于“原地踏步”的状态。1996年的台海危机中,有言论假设中国若装备号称“航母杀手”的俄制3M80“白蛉”超音速反舰导弹的岸基改进型,即可对美航母驶抵台湾海峡构成足够的威慑,其实这种说法是十分错误的。在当时的情况下,中国陆上装备能够为岸舰导弹提供的信息支持十分有限。在那个年代,为满足海鹰-2反舰导弹的长射程,海军岸防部队唯一能做的也仅是将目标搜索雷达部署在更高的山上,而无法提供今日已屡见不鲜的无人机、高新系列飞机、卫星信号等构成的海陆空天一体化的信息战体系,更缺乏能干扰美国宙斯盾系统的电子压制能力。可以想象,在作战体系的整体悬殊差距面前,仅仅依靠一两款先进导弹,是无法遏制美军舰队为所欲为的态势的。

6/22 事实上,根据本届航展上新浪军事前方观察员的实地采访,此次展出的三款反舰弹道导弹尚处于概念状态,原型弹尚未面世,打靶试验就更无从说起了。但这并不代表此类武器不具备可行性或是研制进度时无可期。一方面,中国的战术导弹精度本就已处于世界前列,而中国在东风-21D和东风-26这两型中远程反舰弹道导弹上也积累了足够的弹道导弹打击海上移动目标的经验。凭借中国在反舰弹道导弹领域独一无二的技术积累,短时间内推出真正的样弹并进行靶试完全具备可行性。同时,据新浪军事前方观察员消息,已有多国军事代表团对此类武器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这也间接证明了,不仅仅在技术领域,中国提出的反舰弹道导弹方案在市场化方向上也选择了正确的道路。

7/22 那么问题在于,忽略掉外贸因素后,中国海军是否有必要引进类似的岸基反舰弹道导弹来补充新时代的岸防体系?有网友或许认为,与中国的东风21D、东风26这类中程反舰弹道导弹面前,这种近程战术导弹会沦为“鸡肋”,其实并不尽然。首先,东风21D与东风26属于火箭军战斗序列,在作战体系中存在一个跨军种的沟通问题。当然这种沟通问题在当前背景下并不难解决,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火箭军与海军的首要任务完全不同。若中美间爆发冲突,火箭军的首要任务是对美国本土及海外基地形成足够的威慑,并保持全面的战略反击能力,在这种作战压力下,火箭军发射东风导弹对航母进行打击自然会被摆在一个相对靠后的位置。

8/22 其次,一个合理的反航母体系并非一味追求武器的火力与射程。适当装备中近程反舰弹道导弹作为东风21D和东风26的补充无疑可提高战术选择的多样性。更何况,海军仍是直面美军航母威胁的第一人选,海军装备反舰弹道导弹不仅减轻了火箭军的压力,也令自身对美国航母的威胁大大提升,而这种威胁的提升会令美军在与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上多一分理性,在和平年代无疑降低了双方“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同时我们需注意的是,火箭军作为一个战略性军种,其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将低烈度冲突无意间放大。以东风26覆盖关岛的射程,如若贸然发射,将会有令美国产生战略误判,从而发动反击,将局部冲突升级为核战争的风险,而这种局面相信是冲突双方乃至全世界都不愿看到的。

9/22 对于战术性反舰弹道导弹的研究,伊朗已经走在了中国前面。今年八月,伊朗在霍尔木兹海侠进行了弹道导弹试射,并公开了使用一款名为波斯湾的陆基近程弹道导弹打击海上靶标的视频,意在展示其在极端情况下封锁波斯湾的能力。从视频中看,伊朗这款反舰弹道导弹前端装有小翼,用以调节末端飞行轨迹,该导弹也准确命中了靶船,证明其已初步达到实战状态。而中国在反舰弹道导弹领域的技术积累要远超伊朗,这足以令中国战术型反舰弹道导弹对一切潜在敌方水面力量构成严重威胁。

10/22 本届珠海航展上,中国航天科工也发布了相关宣传片。片中以CG的形式首次披露了中国CM-302远程超音速反舰导弹(鹰击-12的外贸型)的陆基发射场景。而新浪军事前方观察员随后也拍到了展方在航展现场展出的鹰击-12陆基型导弹以车载的方式进行实弹发射的图片。根据资料显示,CM-302导弹最大射程为290km,而这实际上是为适应国际出口而施加的限制措施,自用版的鹰击-12完全可以突破此类限制,轻松达到300公里以上甚至400公里的射程。从图中看,鹰击-12陆基型采用了与海基型相同的方形发射箱,每辆发射车呈“品”字布局搭载三枚导弹,与鹰击-62岸舰导弹发射车类似。鹰击-12陆基型的曝光令鹰击-12超音速反舰导弹家族真正实现系列化发展,发射平台覆盖了海、陆、空三大领域。

11/22 鹰击-12陆基型的曝光,也从侧面体现了中国岸舰导弹部队新时期的一个转型大致方向,即从过去单一的国土防御作战需求发展成中国周边海域纵深作战体系的一部分。在中国以运-8、运-9国产运输机为载机平台的高新机服役的背景下,以及在无人机、雷达技术领域的突飞猛进,中国已有能力在鹰击-12的整个射程范围内为其提供充裕的信息化战力支持,并与鹰击-62亚音速反舰导弹构成相对完善的体系搭配。而这将会令中国在周边海域的战略更加从容,令1996年的台海局势不会再轻易重演。

12/22 当然,如若在当前我国的海防体系中增添国产战术性岸基反舰弹道导弹,配合鹰击-12和鹰击-62一同使用,实际上是可以起到一个1+1+1>3的效果。其综合战力的提升并非仅仅增添一款新型导弹,更是意味着中国的岸基反舰导弹可同时以多种不同弹道、不同速度、不同方向、末端不同角度对目标发起一轮饱和攻击,这将极大增加舰载防空系统对其拦截的难度。根据航展上中国航天科工给出的相关资料,CM-401弹道导弹的末端速度高达6马赫,且全程以高超音速状态飞行,鹰击-12的最大速度则达到3.3马赫,且末端能够进行机动变轨,这本身就足以令其难以拦截。若辅以协同攻击的方式,则必定会令防御方顾此失彼,其打击效果要远超以同一型号导弹进行单轮攻击,这一点在中国航天科工的宣传片中也有相关体现。

13/22 此前,据美国海军官网14日报道,美海军里根号和斯坦尼斯号两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正在西太平洋区域集结,组成双航母编队,并在菲律宾海海域进行了“复杂的对空、对海及反潜”联合演习。第七舰队司令官表示,此次演习彰显了美国海军“无与伦比”的战斗力和“自由航行”的能力。美海军此次演习的意图自然不言自明,但从演习区域来说,美海军的行动已相对过去的二十年要谨慎得多。这次演习并没有选择任何敏感海域,仅仅在南海九段线以外,远离台湾东岸的公海上进行,且演习全程“相当低调”,除美海军官网公布的航母动向以外并没有进行大肆报道。

14/22 我们从中国岸舰导弹的射程覆盖区域即可看出美海军此次行动已对中国近海作战体系产生了一定畏惧感,这是不可一世的美国海军在过去的数十年里少见的情况。目前的鹰击-62反舰导弹可覆盖650到800公里的周边区域,而这刚好也是中国海军航空兵及海军水面水下作战力量目前的优势作战区域。换言之,即使以目前的作战体系,美海军航母舰队接近到这一范围内,一旦擦枪走火,就相当于美军航母编队闯入由中国海陆空及水下力量构成的最强反舰火力网,其结果自然也是凶多吉少。倘若中国岸基反舰体系再能如愿补充鹰击-12和战术反舰弹道导弹,那便无异于对美航母划上一片“死亡禁区”。

15/22 然而我们必须注意到,随着中国在周边海域的作战体系不断完善,美航母除非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轻易不会选择贸然抵近中国“耀武扬威”,最多仅是抄个近路无害通过,这次美军双航母舰队联合演习就是一次绝好的证明。可以预见,未来不排除美海军继续以单舰或双舰等小规模力量继续对中国进行“反复试探”,但美海军大型编队类似“找回颜面”的行动地点将越来越远离中国。美海军会将此类行动尽量控制在一个将冲突的风险降至最低,同时又能显示美海军武力存在的区域——毕竟“印太战略”不能说出去就算了。而中国大陆这种作战体系最大的威慑对象,也是最有可能成为实际战果的,或许仍是海峡对岸一小撮执迷不悟的群体。

16/22 11月8日,台湾省向美国采购的两艘佩里级护卫舰铭传、逢甲两舰在左营港举行成军典礼,蔡英文出席仪式并致辞。台军方声称“已觉得万事俱备”,此事曾引来网友调侃,称台军此意是在暗示大陆“只欠东风”。事实上,由于台湾岛内对于“东风快递”来说更有价值的目标还有很多,像佩里级这种老旧护卫舰还轮不到“东风快递”的重点照顾。毕竟在1986年,美海军一艘佩里级护卫舰就曾被伊拉克的幻影-F1战机发射的两枚“飞鱼”反舰导弹险些击沉。而如今,这些佩里级护卫舰面对的,是解放军性能远超幻影-F1的战机,以及性能远超“飞鱼”的反舰导弹,其下场可想而知。

17/22 当面对域外势力时,中国的近海作战体系为中国筑起一道坚不可摧的“海上长城”,但面对海峡对岸妄想以武拒统的某些势力,这一体系则成了中国大陆无坚不摧的有效进攻手段。台湾省海军的几个主要驻地分别为北部的基隆港、台湾岛东北方向的苏澳港,南部的左营港,以及位于澎湖列岛的马公基地。从地图上可以大致了解到,即使是相对大陆最远的苏澳港,其距大陆福建省厦门、泉州一带也不过350公里。可以说,台湾省的主要港口中停泊的舰艇,均面临着大陆岸基反舰导弹直接攻击的可能性。而军舰的体积毕竟不是战机可比的,台湾省海军无法修建类似佳山空军基地一样的地下洞库将舰艇保护起来,那就只能令其沦为大陆岸舰导弹的“活靶子”。

18/22 假设在未来的某一天,大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采用武力收台的行动。在第一波次攻击中,除已被探讨多次且被军迷津津乐道的“东风洗地” (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可查看往期《出鞘:——摧毁台军目标需要多少枚东风导弹?》)外,我军对台湾省停泊于各主要港口的舰艇也可同时使用鹰击-62、鹰击-12及战术反舰弹道导弹进行第一轮全面打击,力求瘫痪台湾省的海上力量,为我军后续行动打下基础。相当于大陆足不出户,便能在家门口实现对台湾省海军舰艇“坐着打”,而在如此近的距离内,这些岸舰导弹留给台军的反应时间更是少得可怜,其可动用的拦截力量更是微乎其微。

19/22 台湾省的陆基防空力量核心为购自美国的爱国者导弹系统,数量为三个营。有限的爱国者导弹系统需要投入要地防御中去,尤其是台北的防御对台湾省来说更是重中之重。“天弓”系列防空导弹性能不如美“爱国者”,此前部署台湾岛南北部各一个营,今年台军节目曾疑似曝光了最新组建的的装备天弓三号防空导弹的613营,部署台湾东部,而其余的则是老旧的“霍克”防空导弹营。这些防空导弹均为区域防空,并非专职保卫港口,尽管射程能够覆盖,但其对台湾省海军舰艇的实际保护作用恐怕要在本就不佳的性能上再打个折扣。

20/22 台湾省海军舰艇自身的防空力量就更难堪大用,成功级护卫舰(原美海军佩里级)上的标准-1防空导弹已是美海军完全淘汰的产物,基隆级驱逐舰(原美海军基德级)则是空有万吨大舰的身躯,却仅装备两座MK-26双联标准-2防空导弹发射架。可以说,在台湾省海军没有且难以获得装备宙斯盾系统及垂发装置的水面舰艇的情况下,仅凭其一己之力难以抗衡来自大陆的反舰导弹对其全方位立体式的攻击。当然,我军也应对台湾可能采取的反制措施保持应有的警惕。尽管网络上充斥着台军这样那样的段子,尽管“雄三”的首个战果是自家渔船,我们仍需注意到,台军纸面上的力量对于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仍能造成一定威胁。只有战术上对其足够重视,才能在可能发生的军事斗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21/22 如今对于我军来说,在万不得已之时发动对台作战解放台湾仍是首要任务。或许我国如今军队的建设眼光已看得更远,但是否有利于维护国家的统一与领土完整,对于我军的武器研发与装备仍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毕竟武器的研发总要有一个“假想敌”作为性能取舍与达成作战目标的标杆。而类似CM-401的战术型反舰弹道导弹以及鹰击-12岸基型导弹若入役我军,恰好能为未来可能发生的我国维护国家统一与领土完整的局部冲突提供有效的反制手段。只要岛内部分势力一日贼心不死,我军便要对其形成足够的威慑,而这种威慑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岸综合实力的愈发悬殊会与日俱增。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22/22 《出鞘》完整内容可扫描图片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阅读往期《出鞘》请查看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历史消息,搜索《出鞘》文章请回复关键词查询,如查看本期《出鞘》,回复反舰导弹,查看上期《出鞘》,回复印度东北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