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巴西“去工业化”对我有何启示

1/22 10月28日,有“巴西特朗普”之称的右翼候选人兼前陆军上尉雅伊尔·博索纳罗,击败巴西前总统卢拉支持的左派劳工党候选人,成功入主高原宫(巴西总统府),标志着自1985年军政府结束掌权以来,巴西这个拉美最大经济体首次再度开启右派执政的时代。同样作为后发国家,巴西的工业发展模式曾与中国有着许多类似之处。但与中国工业如今继续前进不同的是,巴西工业近些年却逐渐陷入了衰退的境地。“巴西特朗普”上台后将如何影响巴西工业的发展,这又对中国有何启示。本期《出鞘》就来谈巴西工业这些年的起起落落。(查看完整内容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

2/22 近年的巴西工业发展状况确实不尽如人意。奠定当今巴西工业基础的是分别于1930年和1964年两次上台的巴西军政府,其提出的“进口替代战略”曾试图催动巴西民族工业发展。从当时的整体国际环境来看,欧美等发达国家已进入高增长阶段,有大量资本可用于投资巴西。而巴西军政府就利用吸引外资的方式来引进技术、建立工厂,然后补贴国内中产阶层去购买国产工业品,从而成功推动了巴西工业的发展。这一策略当时相当成功,仅从1968年到1973年,巴西经济的平均增长率就高达11.2%,在1973年更是达到了创纪录的14%,还被西方媒体誉为是“巴西奇迹”。

3/22 这一时期,巴西的各个工业门类开始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以造船业为例,军政府管制时期巴西造船企业通过引进外国先进技术,实现造船产能连续翻番,到70年代时巴西就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造船国,鼎盛时期的年造船产量甚至可达72.9万吨,雇员也有4万多人。但80年代军政府倒台后,巴西造船业在内失去政府的强力支持,在外又面对中日韩等国造船业的竞争,逐步迈入衰弱阶段,到21世纪初时年造船产量已不足万吨,雇员更是剧减至仅4千多人,连巴西海军唯一一艘航母“圣保罗”号的维修保障任务都难以完成。

4/22 在航母之外,据英国简氏今年10月报道称,巴西核潜艇投入使用的时间表已推迟到了2020年之后。与同样希望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印度一样,巴西也曾有过自己的核武大业。巴西核计划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当时巴西圣保罗大学的科学家就已开始了核裂变研究。70年代巴西军政府为了应对邻国阿根廷的核威胁,决心发展核武器(平行线计划)和攻击型核潜艇(马里尼亚核计划),并从德国引进了8座核反应堆、1座钚回收工厂和1座浓缩铀设施,这项核计划最终却因为军政府倒台而夭折。卢拉政府上台后重提核潜艇研制计划,这次巴西找的帮手是法国。在2008年底巴西就和法国签署了第一艘核潜艇“阿尔瓦罗阿尔贝托”号(SN-10)的研发计划。

5/22 与核工业发展类似的是巴西的火箭工业。2003年,巴西曾试图从乌克兰引进火箭技术,并且还在位于巴西东北部马拉尼昂州的阿尔坎塔拉专门新建了一个发射中心。乌克兰拿给巴西的是苏联时代研制的“旋风”系列火箭,其中经过改进的“旋风-4”火箭可将4吨重的有效载荷送入距地球600至800公里的太空低轨道。不过由于乌克兰之后陷入政局动荡,迟迟无法向巴西提供火箭成品,最终到2015年时巴西被迫放弃了从乌克兰引进火箭技术的计划。巴西在火箭工业发展上所受到的挫折,其实也是巴西工业发展教训的一个缩影:那就是一味依赖外来技术引进而非立足自主研发,使得巴西工业极易遭受外界环境变化的冲击。

6/22 但巴西航空制造业却似乎是个例外。目前巴西航空工业集团是全球最大的130座级及以下商用飞机制造商,并几乎垄断了整个高端商务机市场,而且它在中国支线航空市场占有率也超过了80%。很多人因此会拿巴航避开波音空客的“成功经验”,来批评中国直接进入干线客机市场的竞争策略。但事实上,巴航避免与波音空客直接“争锋”并非是因为巴航“多聪明”,而是因为它85%的股份早已被掌握在了外国人手中,这与完全由国资控股并承担重大国家使命的中国商飞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7/22 今年2月初据巴西《环球报》消息,波音已联合美国政府施压巴西,希望能从后者手中拿下巴西航空工业集团的控制权。巴航面临被并吞的危险在于,在一个被外国资本控制并且依附于国际市场的工业化体系下,巴西这样一个缺乏完备工业链支撑的国家,是根本无法建立一个完整的航空工业产业链的。相比之下美国和欧洲这些航空巨头却可以在本国成熟的工业体系之上,通过全球化生产,集合最优质的资源,攻占全球市场。应该说,巴西航空工业的确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这却不是指技术层面。

8/22 巴西航空工业集团此次也携带了“大鲨鱼”涂装的E190-E2喷气飞机,参加了本届珠海航展。新浪军事在珠海航展采访期间发现,与波音、空客、中国商飞和中航工业这些航空巨头相比,巴西航空工业在航展期间却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一方面这与巴西航空工业本事实力不济有关,虽然它在中国市场已有机型投入商用,但其本身的科技实力却并不足以在中国形成品牌效应。另一方面,巴西航空工业的对中国市场的认知也需要改善。巴航应该认识到,它并不是波音或者空客,在中国也拥有支线客机的大规模建造能力的情况下,自视甚高对其开拓中国市场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

9/22 目前巴航能“为国效力”的领域可能仅剩部分军用机,这也是巴空军装备的主要来源之一,比如其最新研制的KC390军用运输机就是巴航迄今最大的军用机,但巴西制造的军用机中最出名的还是当属“巨嘴鸟”系列战斗/教练机。“巨嘴鸟”最初是为了取代巴西空军装备的美制T-37C教练机,因为性能优异还曾在2014年的加纳教练机竞标中战胜过我国的K8教练机。不过巴航的“幸运”似乎也仅限于此了,在更能体现军用航空实力的战斗机方面,巴航至今未能拿出拳头产品,在先与意大利合作研制AMX战机的情况下,2016年又试图从瑞典引进过鹰狮战斗机的相关技术。

10/22 除了军用机外,巴西航空工业还在开发各型导弹和火箭炮。以最新的MTC-300巡航导弹为例,将由巴西航空工业自主研制的阿斯特罗斯火箭炮发射,而后者也已经出口到了沙特、马来西亚、伊拉克和卡塔尔等国家。阿斯特罗斯火箭炮是巴西最初于1983年研发,主要是为了在武器进口面临美国控制的情况下,以较低成本拓展巴西陆军炮兵在90公里距离上的远程打击火力。海湾战争时期,伊拉克军队还曾动用此款火箭炮轰炸美军阵地。而将用于发射MTC-300巡航导弹的阿斯特罗斯2020火箭炮则是“阿斯特罗斯”系列的最新改进型。这款火箭炮虽然名声响亮,但从“老主顾”卡塔尔仍决定购买中国SY400火箭炮的情形来看,实际性能还是要比中国同类产品要差上不少的。

11/22 1980年代中期阿根廷发展“神鹰”2弹道导弹之后,巴西也开始致力于导弹的开发,并为此争取到了欧洲的技术援助和伊拉克的资金。巴西发展导弹不仅用于抵消邻国的导弹威胁,还用于技术出口以创造利润。例如在1991年海湾战争前,巴西就曾帮助过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延长“飞毛腿”导弹射程,并向后者出口了大量“阿斯特罗斯”2火箭炮系统,此后还进一步向利比亚提供过弹道导弹。但在西方国家掐断导弹技术转移和巴西内部政权更迭的情况下,巴西最终放弃了弹道导弹发展计划,并把导弹发展的重心转移到了国际条约限制较少的巡航导弹和战机用导弹上。

12/22 今年3月巴西国防部曾透露称,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研制的MTC-300巡航导弹已进行最终测试,并将从2020年起向巴西陆军交付首批100枚。巴西从2001年开始研制巡航导弹,早期与法国合作仿制了“飞鱼”反舰导弹,后来被称为AV-RE40导弹。在战机用导弹方面,巴西最出名的可能是装配到巴基斯坦“枭龙”战机上的MAR-1空对地反辐射导弹了。MAR-1是美国AGM-88 HARM高速反辐射导弹的巴西版,是巴西军工厂商迈克特隆公司为巴西空军A-1战斗机(即与意大利合作的AMX战机)研制的。

13/22 而在地面装备方面,巴西依赖外国技术的迹象也非常明显。虽然目前巴西已是世界主要的装甲车生产商,并且还设计了一款瓜拉尼VBTP-MR轮式装甲运兵车,但它的技术同样可以追溯至意大利的依维柯公司。巴西的坦克制造也是如此。虽然早在上世纪80年代巴西就已研制出装有120毫米滑膛坦克炮的“奥索里约”T1/T2主战坦克,但炮塔是法国人设计的,火控则采用了英国马可尼公司的产品。尽管搞出坦克后的巴西一直尽力向沙特推销,但遇上海湾战争的沙特最终还是决定向美国购买M1A2坦克,以“保平安”。

14/22 90年代巴西实行新自由主义改革后,一贯受到国内政策保护的巴西工业没能顺应新形势,整体发展形势逐渐停滞,占国民经济的比重也由之前的30%,一度萎缩到不及一成。这种过早的“去工业化”是今天巴西经济萎靡不振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巴西工业发展停滞还与巴西本国的劳工和分配制度有关。军政府时期,巴西通过补贴企业和充当消费主力军的中产阶级,大致上维持了一定的工业产能规模,但当军政府倒台后,这笔原本用于维持工业生产能力的资金却被用作发放福利了。

15/22 军政府倒台后的新自由主义“泛滥”,让刚进入新世纪的巴西就陷入了发展的恶性循环。为打破该局面,代表左派的卢拉政府于2003年上台后,开始加大工业品出口,并减少对外资的依赖。卢拉领导时期的巴西是幸运的,那时迅速崛起的中国经济带来了大量铁矿石和大豆的订单,使得巴西仅靠出口资源就成功跻身“金砖四国”之列,卢拉也就此成为所谓的“巴西之子”。卢拉的改革并没有成功将巴西从“去工业化”的泥潭中拉出来,依然显著的城乡差距和贫富分化也让巴西国内的消费能力始终无法提振,这才给了博索纳罗等上台的机会。

16/22 虽然博索纳罗可能真的会像路透社所猜测的那样对华采取一些行动,以阻止他所认为的不受欢迎的中国投资,但从两国经贸往来的现实来看,他所能发挥的领域却很少,比如对巴西出口至关重要的农业就不会在其名单之内。因为他想顺利执政还需要控制巴西国会40%以上席位农业代表的大力支持,而后者已经明确肯定了要与中国(巴西农产品最大出口对象)保持良好关系的重要性。

17/22 目前包含农业在内,中国已经是巴西最大的出口市场,也是巴西贸易顺差的主要来源国。据巴西政府统计,2017年中巴双边贸易额达到750亿美元。自2003年以来,中国在巴西投资了1240亿美元,主要集中在石油、采矿和能源领域。中国三峡公司在2016年花费36.6亿美元,买下了巴西最大的两座水坝。2017年中国国家电网公司也以4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圣保罗CPFL Energia SA公司的控股权,而中国海航集团则购买了巴西第二繁忙机场的控股权。预计巴西还将拍卖包括国有电力公司Eletrobras在内的一系列国有资产,中国被视为是这批资产最有可能的买家。虽然博索纳罗一早就对此表示了明确反对,但削减政府债务的迫切需求最终还是会使他继续前任的国有资产私有化进程。

18/22 而从巴西一贯的对外政策上来看,不同于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这些“刺头”国家,同样位处南美的巴西却一直抱持温和的对美政策,左翼“反美”色彩也并不明显。而且巴西民众目前最大的不满也都是针对国内问题,博索纳罗对中国表现出“攻击姿态”其实很难转变成民众的支持率。反之,博索纳罗积极维护好中巴关系,却更有利于作为世界大国的巴西同世界其他大国打交道。

19/22 博索纳罗“攻击”中国的论据之一是,中国商品在巴西和其他南方共同市场成员国(阿根廷、乌拉圭、委内瑞拉和巴拉圭)的市场中,直接冲击了巴西商品所占的份额。比如在家电领域,中国就超越了巴西成为阿根廷的最大来源国。但就此认为中国因素就是造成巴西工业衰退的“元凶”却是错误的。以汽车行业为例,巴西和墨西哥一直是拉美地区汽车生产的劲敌,但后者却从2011年起成为前者的第三大进口来源国。当年墨西哥向巴西出口了13.4万辆汽车,而后者却仅向前者出口了5.5万辆汽车。巴西与墨西哥的汽车贸易竞争其实反映的是,巴西工业面临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其科技研发投入不足、劳动力成本过高以及基础设施水平太差,而非中国商品的“入侵”。

20/22 巴西的汽车产业是由包括福特等在内的大型汽车跨国公司创建的,比如1919年美国福特公司就已经在巴西设厂装配福特汽车,曾以建筑优良和设计精美而闻名的新首都巴西利亚更是世界第一座为汽车而不是为普通民众设计的国际大都市。而且以汽车产量论,巴西在2014年之前一直雄踞拉美榜首。但最近几年巴西却已将拉美榜首位置拱手让给墨西哥,在全球市场也由原本的第四直落第十位。目前巴西已经超越俄罗斯成为中国汽车最大的出口市场,在巴西销售的中国汽车品牌多达12个,以长安汽车为代表的中国车企甚至还在巴西建厂生产。

21/22 虽然中国与巴西经济从规模到结构都有很大的不同,但巴西工业发展的教训依然有很多值得中国借鉴。一是要始终保持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引领地位,并在市场开放条件下推动工业不断进行结构升级,尤其要保持制造业的竞争力,避免产业空心化。二是要对服务业的产业升级与制造业的产业升级同样重视,避免低端服务业挤占中高端服务业的发展空间。三是在政策应对上不能以削弱制造业企业和消弱市场化为代价,而是要妥善平衡社会福利与发展经济的关系,任何时候都不能过度消耗国家的财政储备和工业资本。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22/22 《出鞘》完整内容可扫描图片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阅读往期《出鞘》请查看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历史消息,搜索《出鞘》文章请回复关键词查询,如查看本期《出鞘》,回复巴西工业,查看上期《出鞘》,回复福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