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中国咋借助缅甸破解马六甲困局

1/21 据央视消息,10月27日中马泰“和平友谊-2018”联合演习在马六甲海峡中部海域举行,中国海军052B武汉舰和054A运城舰协同马来西亚2艘军舰参演。而就在中国演兵马六甲海峡的同时,据国内媒体报道,10月22日中国也和缅甸启动了由中缅边境的木姐至缅甸曼德勒的铁路可行性研究。一旦该铁路建成,缅甸木姐至曼德勒之间仅有一条公路的历史将被改变,而这条铁路最终也有望延伸至缅甸在印度洋沿岸的皎漂港。中缅铁路和马六甲海峡一直被认为是中国通往印度洋的两大战略通道,加上尚未成型的泰国克拉地峡,影响着整个中国南部海上交通线的战略布局与维护。那么中国在这几大通道之间该如何抉择,又该如何维护这些海上交通线的战略安全。本期出鞘就来谈中国如何确保在缅甸与马六甲的军事优势。(查看完整内容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

2/21 这次筹建的铁路起点位于中缅边境的木姐,它是中缅边境的重要通商口岸,边境贸易额能占到缅甸全国边贸总额的七成以上。中缅铁路一旦建成,中国西南省份的商品能够更便利地输往缅甸等东南亚国家。而且这条铁路在未来通往印度洋沿岸的皎漂港后,更可以联合中缅油气管道,成为中国在西南海上交通线的重要节点,并帮助作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的中国顺利绕过美军重兵围堵的马六甲海峡,从而避免因马六甲海峡被关闭而使中国能源供应和物资出入受威胁。

3/21 中国古代自秦朝征服百越以来,西南的极致就一直保持在云南一线,即使最厉害的元朝和明朝也不过是设立了宣慰司,而始终没能打通印度洋的通道。究其原因,在于中国自古以来的陆权思想和农耕思维,导致了我们对海洋战略的认知不深,对出海口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军力辐射的范围也仅仅限于能守得住广大农耕区的程度。等到了清朝末期,这种的选择的弊端逐渐显现,比如英国殖民者就利用其海上优势,以缅甸为跳板,试图入侵中国西南地区。等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期,英国已将铁路从印度洋沿岸的仰光修到了缅北重镇密支那和腊戍,而中国境内通往缅甸的却只有可供马帮行走的土路。

4/21 中国重新重视缅甸作为印度洋出海口的作用,还是在抗日战争特别是在武汉会战之后。当时由于日军逐渐封堵中国东南沿海所有的海上交通线,曾养甫等才从国防需要出发,提出修建滇缅通道的想法。以滇缅公路为例,中国抗战所需的英美援华物资几乎全部依赖其运输,整个抗战期间就向中国输入了汽油、枪弹和轮胎等战略物资近50万吨。这也是今天中国在东南沿海依旧面临美日围堵的情况下,反复强调要重视缅甸这一印度洋出海口的最主要历史依据。

5/21 其实除了滇缅公路外,二战时的中国还曾计划修建一条连接国际和云南的量大便捷高速的铁路运输通道——全长880公里的滇缅铁路,由中国云南的昆明通往缅甸南部的海港城市仰光。当时以中南半岛为界,中国在西面于1938年动工修建滇缅铁路,日军则在东面沿海岸线南下,并于1942年初攻占新加坡、控制马六甲。失去马六甲的英美联军,随后也将用于援华物资船停靠的仰光“送”给了日军,中国政府只好下令炸毁已修建完毕的滇缅铁路路段。由此可见,如果没有控制马六甲海峡,想单靠中缅铁路来支撑中国西南出海战略其实是不可能实现的。

6/21 从今天的视角来看,马六甲虽然在名义上是由印尼、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三国共管,但实质上对其军事影响力最大的仍是美国一家。目前美军在马六甲海峡附近的新加坡设有樟宜、森巴旺和巴耶利等军事基地,可供包括航空母舰和巡洋舰在内的美军大型舰艇编队进泊。樟宜基地是美海军监控南海局势和进出印度洋的“桥头堡”,美军在该基地常驻士兵800余名,并部署有濒海战斗舰。从这里出发美军舰队不仅可以在一天时间内向西机动,穿越印度洋到达海湾地区;还能向东转进我南海海域,随时截断我南部海上交通线。

7/21 事实上以新加坡优越的地理位置,加之港口管理水平和效率世界闻名,本来也能成为中国保证海上交通线安全的优先合作伙伴。但新加坡奉行所谓的大国平衡战略,长期游走在中美之间谋利,近些年来其对华政策甚至还曾风向大变,不断在南海等问题上煽风点火。虽然在装甲车被扣事件之后,新加坡重新调整了对华外交取态,但我们不能就此认为新加坡会改变从李光耀时期就沿袭下来的亲美外交思维。而且今天亚洲的地缘竞争形势也要比李光耀时期复杂,李显龙等新加坡新一代领导的国际选择空间也不会很大。这也决定了中国通过拉拢新加坡来解决马六甲困局的办法,从一开始就并不可行,因此中国还是要“不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

8/21 而这个“新篮子”就包括了同样控制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邻国马来西亚。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之间的历史恩怨,我们在之前的《出鞘:中国布局马六甲为何选择马来西亚》中,已经谈过很多。而给这笔历史账添上最新一笔的,就是在2016年10月马来西亚联合中国开建皇京港深水码头。该港口由三个吹填岛和一个自然岛屿组成,竣工后将一跃成为马六甲地区最大的港口,并取代新加坡在该地区航运界的龙头位置。虽然皇京港的确能联合巴生港和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向过往货物提供不经过新加坡的转运服务,但事实上作为液散码头的皇京港,更大作用还是为过往船舶提供维修和补给服务。这也意味着它将成为目前马六甲海峡内最有潜力发展成为中国海军军事基地的港口之一,毕竟其泊位足够容纳一艘航空母舰。

9/21 除了借由马来西亚的转运通道外,中国避开马六甲海峡还有另一选择——泰国的克拉运河。虽然据国内媒体称,中国和泰国双方都一直在否认该项目的存在,但之前克拉运河项目的消息传出时,还是让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因为一旦克拉运河凿通了,大部分船只将不会再走马六甲海峡,新加坡会直接受损,而马来西亚围绕马六甲的各项基建投资也会“打水漂”。所以克拉运河的威胁促使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一直提出各种反对意见,在东盟内部尚无法取得压倒性优势的泰国,在没有大国意志的支援下,自然也不敢单独提出此计划。

10/21 目前在中缅通道、克拉地峡和马来西亚港口中,中缅通道的建设进度最快。据国内媒体今年7月报道,中缅油气管道已成功向中国境内输送原油超过1000万吨。中缅原油管道和天然气管道均起于皎漂市,其中原油管道缅甸境内段长771公里,设计输量为每年2200万吨。但中缅原油管道每年2200万吨的输油量,却仅相当于中国2016年原油表观消费量的3%和进口原油总量的5.8%。换言之,中缅原油管道在中国原油进口多元化战略中只能扮演“锦上添花”的角色,难比现有的中亚油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和海上通道。

11/21 中缅油气管道本身的输送量并不大,它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开启了中缅通道的建设进程。2007年英美等西方国家在联合国提出对缅制裁案,中国为缅甸仗义直言并将议案否决。此后中国资本开始快速布局缅甸,2009年中缅还签署了建设中缅原油和天然气管道的历史性协议,并在水电站和矿产开发等展开合作。不过随着2010年缅甸军政府移交权力并释放昂山素季,缅甸国家统合能力较弱的弊端开始显现,缅北内战再起,若开邦佛教徒也与罗兴亚穆族爆发冲突,这让包括水电站在内的中国在缅投资一度遇到阻塞。等到普遍被认为是持亲西方立场的昂山素季上台后,西方舆论还曾幻想缅甸“倒向西方怀抱”,成为西方制衡中国崛起的“前沿棋子”。

12/21 显然,西方国家的算盘打错了。昂山素季上台后试图领导缅甸发展经济,但却面临施政困境:既要推动国内民族和解与和平进程,解决罗兴亚穆族问题和稳定若开邦局势,还要加快发展、消除贫困。目前在世界大国中,只有中国有足够意愿和能力,来帮助昂山素季解决这么多难题,其他国家在此方面发挥的作用不仅比中国逊色得多,还频频给昂山素季“使绊子”。比如今年9月,加拿大就取消了昂山素季的“荣誉公民”的资格。中国和西方对缅甸的态度形成鲜明反差,昂山素季自然深有感受。而且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在缅甸若开邦罗兴亚穆族的问题上,也一直是在“雪中送炭”,不仅替缅甸在国际社会中积极辩护,还在缅甸和孟加拉之间展开斡旋,两个月内就启动了把罗兴亚难民遣返回缅的程序。

13/21 除了罗兴亚穆族的问题,昂山素季转向中国还有经济方面的需求。据IMF数据,缅甸2017年GDP仅670亿美元,但债务却有200多亿美元。西方不愿投资改善缅甸基础设施,比如美国就对缅投资仅有3亿多美元。而据据缅甸公司与投资管理局数据,中国对缅协议投资额却达到了270亿美元。此外中国还提出了建设“北起中国云南,经中缅边境南下至曼德勒,再分别向东西延伸到仰光和若开邦皎漂经济特区”的中缅经济走廊计划,既切合了缅甸发展曼德勒核心经济带的需求,又满足了昂山素季提振若开邦发展水平的诉求。

14/21 当然,任何经济利益都是需要军事力量“保驾护航”的。在当前缅甸国内情势错综复杂的情况下,为了确保缅甸这一西南后大门和战略大通道的安全,中国在不直接干预缅甸国内局势的前提下,其实还可以借用联合国体制,在缅北和若开邦再次爆发武装冲突的时候,向缅甸战乱地区派遣维和部队。以美国控制巴拿马运河为例,1903年美国就曾以哥伦比亚派军登陆巴拿马为理由,派兵进驻巴拿马运河两岸地带,并在随后以1000万美元的买断款和每年25万美元的租借款,换取了巴拿马运河的租借权和驻军权。当然与美国强取巴拿马运河不同的是,中国派出维和部队入缅并不存在所谓的“干涉内政和侵犯主权”的问题。

15/21 以中缅铁路和中缅油气管道为核心的中缅通道对中国西南地区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却不能就此认为中国可高枕无忧地进出印度洋了。以巴拿马运河为例,美国在开通巴拿马运河之前,已先行修建了贯通中美洲东西岸的巴拿马铁路,但水运量大价廉的优势仍是铁运所无法取代的。那么中国最可行的选择,便是在开通中缅铁路之余,同样联合泰国尽早开通克拉运河。尽管克拉地峡运河近期能否建成尚不可知,但从假设的角度来看,一旦中国建成克拉运河后,船只从泰国湾直取安达曼海,能比取道马六甲海峡缩短航程1200公里,航运时间则可节省2—5天时间。当然,克拉地峡运河不是唯一的航路。所有的船只,依然可以畅通无阻的经行马六甲海峡。但有了这条运河,中国在应对美军拦截我南部海上交通线的问题上,无疑有了更大的战略腾挪空间。

16/21 与当年先由法国发起,再由美国接手,才能完成巴拿马运河这一世纪工程类似的是,今天开通克拉运河也需要中国表现出更大的决心与意志。有观点曾以泰国没有打通克拉地峡的需求为论据,批评中国不应该在这一运河项目上投入过多关注度。但事实上从英拉政府时期,泰国就一直有意向邀请中国参与该工程的开发,只不过没有大国“撑场”而已。毕竟运河投资巨大,仅靠泰国经济是无法支撑全部280亿美元的开发费用的。如果中国主导克拉运河开发,泰国完全可以军事利益来换取经济利益,以共享运河沿岸军事基地的方式换取中国进行投资。

17/21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马来西亚,虽然马来西亚新领导马哈蒂尔上台后,已以债务为借口中断部分中国投资项目,但中马防务合作却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据央视报道,10月27日中马泰“和平友谊-2018”联合演习就摆阵马六甲海峡,中国和马来西亚两国海军出动4艘驱护舰及3架舰载直升机,演练对商船进行临检拿捕。联合舰队的雏形可以说是已经出现。由于泰国和马来西亚海军已经购进了多艘中国造舰艇,中国其实也可以利用装备互通性强的优势,与这两国展开马六甲海峡的联合护航行动,从而打破美新在海峡内“一家独大”的局面。

18/21 美国在马六甲的军事部署不会轻易改变,美国同新加坡的军事联盟使美国能够在关键时刻控制住马六甲海峡,从而遏制中国的海上运输,并对中国形成长期军事威胁。为了反制美军,中国除了联合马来西亚和泰国展开海军联合行动外,也势必要在缅甸皎漂港、马来西亚皇京港和泰国克拉运河等地建立一定规模的军事基地,并派驻两栖战力和054A型护卫舰等,从而与吉布提港、瓜达尔港和汉班托塔港一起形成一条横贯印度洋东西岸的军事“珍珠链”,彻底打破美军的封堵。

19/21 这条“珍珠链”的终点无疑应当选在中国南海的岛礁。目前美军从新加坡等基地出发,干扰中国南海岛礁正常生产生活的企图并没有改变。比如据国内媒体10月18日报道,在9月30日美国海军“迪凯特”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南海岛礁邻近海域并被中方轰走后,美军两架B-52轰炸机又于10月16日飞到我南海岛礁附近。面对近年来美国频繁派军舰军机抵近中国南海岛礁进行挑衅和侦察,中国完全可以进一步扩建现有南海岛礁,并将其武装成坚固的南海前哨基地,这些基地中部署的中国军舰将负责驱逐从新加坡逼近南海岛礁的美军舰艇。同时中国舰艇在南沙的存在,对于可能切断我南部海上交通线的美军而言,其实也是一种威慑。

20/21 有观点认为,中国应当以中南半岛为支点,以中缅通道和克拉运河来不断削弱马六甲海峡的地位。但事实上马六甲海峡与中缅通道、克拉运河并非“非此即彼”的替代关系。换言之,这几大选项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讲,不是一道“单选题”,而是一道“多选题”,而所有可能的选项都有互利共赢的特点。况且,今天的中国也已具备了在缅甸、马来西亚和泰国克拉地峡“多点开花”的军事实力,这不仅有助于中国海军走出去,也有利于中国更好地保障南部海上交通线安全。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21/21 《出鞘》完整内容可扫描图片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阅读往期《出鞘》请查看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历史消息,搜索《出鞘》文章请回复关键词查询,如查看本期《出鞘》,回复缅甸,查看上期《出鞘》,回复戴高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