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三星军工如何成为中国军贸对手

1/23 8月4日,在印度组装的第一辆K-9自行火炮下线。这意味着印度正式成为了K-9自行火炮的第二个生产国家。说起K-9自行火炮,几乎已经成为了韩国对外军售的一张名片。其原产厂商三星公司在近年来也成为了韩国武器外贸的缩影。虽然我们现在提起三星更多想到的是爆炸手机和其在电子产品领域的巨大影响力,但我们往往忽视了其曾是韩国最主要的武器系统供应商之一,研制了如T-50、KUH等众多武器装备的韩国宇航工业也由三星控股。三星的对外军售的成功之处在哪里?我们又可以在这个身上学到什么?本期《出鞘》我们就来谈谈韩国三星公司武器业务的那些事。(查看完整内容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

2/23 这些年来,韩国武器出口一直呈现出“暴涨”态势。除了K-9榴弹炮、T-50高级教练机这样的大件武器,前段时间也门胡塞武装缴获的一批沙特K-413手雷原产地也是韩国。另外在出口整件武器的同时,韩国也非常乐于向购买国转让技术或进行技术合作。2007年,韩国开始参与土耳其“阿尔泰”主战坦克的研制,2011年韩国DSME1400型潜艇赢得印尼潜艇项目竞标,出售给印尼的3艘DSME1400中的最后一艘将由印尼在韩国的指导下自行组装。韩国几乎像是在一瞬之间成为了世界主要军售国家之一。

3/23 事实上,韩国军工行业起步确实要远远晚于美俄中德法这些武器大国。从半岛战争结束到上世纪70年代,韩国经济一直没有太大的起色。其时开始盛行的部队锅就是当时韩国人艰苦生活的写照。所谓“部队锅”其实用更加直白的话说就是“(美军)部队(泔水)火锅”。由于当时韩国物资匮乏,生活贫困,常常需要回收驻韩美军吃剩下的泔水、地沟油等混在一锅煮热果腹。为生计所迫,当时的韩国女人纷纷走入美军出没的澡堂为美军搓澡,这也成为韩国红灯产业的起源之一。在经济毫无起色,工业实力聊胜于无的年代想要发展军工,无异于痴人说梦。

4/23 从上世纪70年代早期开始,在韩国政府的主导下,韩国国内经济开始转向重工业。从这时开始,三星、现代、大宇等工业企业开始集中涌现出来。在重工业企业的飞速发展之下,韩国经济取得了辉煌的成就:1970年,GDP仅250亿美元。而到了1990年,韩国GDP飙升至3000亿美元。由于韩国整体的重工业、电子工业的发展都相当倚重这些过度发展的巨头企业,建立在这些相关工业基础之上的军事工业自然也几乎都离不开这些企业。

5/23 在这些韩国巨头型企业中,我们本期的主角三星正是其中的佼佼者。三星最早起步于日本殖民时期,由于当时日本人在半岛推行北工南农的政策,半岛南方几乎没有工业生长的土壤,三星公司在起步之初也基本只涉及半岛与中国之间的货物贸易。后来历经半岛战争的洗劫,三星公司几起几落,在1953年开始进军制糖业、1954年开始涉足纺织业……60年代末,三星创始人李秉喆敏锐的发现:韩国非常适合发展电子产业这样需要众多廉价劳动力的新兴行业。1969年,三星电子成立。

6/23 随着三星电子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三星开始涉足传统实业。在1970年代,三星又相继创办了三星重工业公司、三星造船厂和三星精密机械公司。在韩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三星电子的这些实业公司均获得了一日千里的发展。至上个世纪末三星旗下共有159家子公司,经营范围涵盖电子、化工、造船、造纸、制糖、仿制、通信、飞机、金融、保险、建筑、旅游、医疗、汽车、媒体等多个领域。这个商业帝国积累起的庞大金融资本和在工业领域的雄厚实力使其进军军工行业成为了可能。

7/23 1977年,三星泰科光挂牌成立。这可以看作一家在韩国政府支持下创办的,结合了三星雄厚的技术和经济实力的高科技公司。在成立之初,其主营业务主要是精密仪器。在成立后的次年,三星泰科光成立了精密仪器实验室;1979年,该公司开始制造胶片相机。不过,拥有韩国政府背景的三星泰科光显然不会止步于照相机的制造。事实上它还肩负着韩国拥有强大国防实力的的雄心。

8/23 到1980年,三星泰科光成为了美国航空发动机巨头通用电气的合作伙伴并开始进入航空发动机领域。它与通用电气合作生产了用于韩国空军F-5系列战斗机的通用电气J85 -GE-21B涡轮喷气发动机。到2016年,泰科光公司宣布其累计生产了8000台各种类型的航空发动机。在整机领域,1996年三星泰科光同著名直升机研发与制造企业贝尔公司共同研发了SB-427直升机;同年韩国引进美国F-16战斗机,其韩国版本KF-16的生产也被三星泰科光承包。

9/23 在与国外公司的合作中,三星迅速吸收了大量先进技术。这也直接导致了韩国国防自主能力的飞跃。除了满足韩国自身的需求之外,在经济利益的诱导下,韩国国内的防务承包商也纷纷瞄准了国外市场。而三星泰科光在这个过程中推出的主打产品便是如今有着“最畅销自行火炮”之称的K-9 155毫米自行火炮。时至今日,K-9共计获得了芬兰、波兰、印度、爱沙尼亚、瑞典、土耳其、埃及共计7个海外用户,约500门的海外订单量。

10/23 究其获得如此成功的原因,主要由以下几点:首先是技术较高,同时价格相对低廉。K-9目前是除了PLZ-52、PzH-2000以外为数不多的52倍径155毫米自行火炮,而其单车造价约比PzH低100万美元;其次是其出口限制较少,市场潜力广阔。如我国自行火炮虽然也拿下了不少中东、非洲国家的订单,但无论如何中国自行火炮都很难出口到北约国家和印度这样的国家。最后,韩国非常乐于就K-9的技术与他国进行合作。即使不卖整炮,单卖底盘,韩国人也非常乐意接受。比如波兰AHS自行火炮就仅仅采用了K-9火炮的底盘。

11/23 在K-9自行火炮之外,三星更多的是为韩国国防工业提供子系统。一些韩国人说:韩国人一生都离不开三星公司的服务。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韩国的国防工业。以韩国的另一款成功产品:T-50(也称FA-50)教练机为例,其采用了三星泰科光授权自美国通用电气生产的F-404涡轮风扇引擎和全权数字发动机控制系统。未来其也有可能采用三星泰雷兹独立研发的国产有源相控阵雷达。

12/23 在T-50教练机的开发中,我们可以看到韩国军工强大的整合能力。参与到T-50教练机的研发中的公司粗略统计有韩国的韩国宇航工业、三星、韩华、LG、Elemech,Dawin Friction和Withus等,国外公司则有洛克希德马丁、通用电气、SELEX ES等。将如此多的互不统属的承包商的子系统整合进一架飞机其实并非易事,T-50的研发和生产并非仅仅是“攒机”这么简单。

13/23 实际上我们在T-50教练机的研发上也可以看到韩国军工发展的务实。在韩国航空工业的发展中,他们从来没有像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印度一样过分的要求“国产化”,更没有在武器的研制中好高骛远,提出不切实际的需求。他们更多的是以引进国外先进技术为基础,从零开始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比如,韩国航空工业从三星泰科光组装通用电气发动机开始,发展到组装KF-16整机;韩国自主研发飞机也是以KT-1初级教练机起步,进而发展出T-50高级教练机的。

14/23 在这种“不骄不躁”的发展过程中,韩国航空工业打下了深厚的根基。我们可以简单对比印度和韩国这两个曾经航空工业基础都很薄弱的国家:韩国在“游戏开局”选择了天堂难度,在“大佬”的帮助下,一路“打怪练级”而小有成就;印度则选择了“地狱难度”,在同“小怪”的战斗中艰难挣扎。在现实中,韩国T-50教练机不仅抢占了大量本来可以由中国飞机“承包”的市场,甚至开始准备返销美国,竞标美国下一代高级教练机项目。而此时的印度,LCA mk1刚刚下线,LCA mk2也远说不上成熟。

15/23 在陆军主战武器方面,三星电子参与了韩国K-1系列主战坦克的车载电子设备、弹道计算机和火控系统。在K-2系列坦克上,三星与俄罗斯科洛姆纳合作研发了一款类似于俄罗斯“竞技场”的主动防护系统。这套主动防护系统包括炮盾两侧各有一组的光电接收装置和多组烟雾发射装置。其光电接收装置可以侦测到150米范围内的人员、激光或雷达波等信号,在接收到这些信号后,烟雾发射装置将自动发射烟雾以干扰反坦克武器的制导和其射手的视野。

16/23 对K-1和K-2坦克研制的参与极大地鼓舞了三星进军地面装备研制的信心。本世纪初,韩国提出了“韩国斯崔克”轮式装甲车的研发计划。三星与斗山、现代等多家厂商参与了其竞标。最终,在军用车辆发展上有更加深厚积累的现代KW-1(小6轮)和KW-2(大8轮)方案中标,分别获得了K806、K-808的武器型号;斗山的“黑狐”装甲运兵车方案则获得了海外用户的认可出口到了印度尼西亚。而三星提出的方案则最终颗粒无收,惨淡收场。这也是三星在军工领域为数不多的挫败之一。

17/23 在海军装备方面,三星更多的是利用其成熟的涡轮发动机技术进行舰用燃气轮机的国内组装。韩国现役的广开土大王级驱逐舰(KDX-I)、忠武公李舜臣级驱逐舰(KDX-II)和世宗大王级驱逐舰(KDX-III)所采用的LM-2500型燃气轮机均是在韩国国内由三星公司组装完成的。此外,三星旗下的三星泰利斯公司还负责了世宗大王级驱逐舰的系统整合工作——要知道,相比于T-50高级教练机,世宗大王级驱逐舰的子系统规模更加庞大,分包商也更加众多,将如此大量的来自不同分包商的子系统整合进一艘舰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18/23 在全面参与海军舰艇项目的基础上,三星公司还提出过多型海军舰艇的设计草案。在1996年,三星造船曾在第一节汉城航展上提出了韩国国产航母的设计方案。不过由于设计本身不成熟,加之韩国海军的规划所限,这一提案并没有得到落实。于是毫不气馁的三星又提出了韩国直升机航母方案,这也就是后来的独岛级。在独岛级的动力选择上,三星造船并没有选择他国两栖攻击舰更偏好使用的舰用低速柴油机,而是继续使用了其兄弟公司三星泰科光的招牌产品LM-2500。

19/23 此外,三星在韩国导弹的发展上也颇有建树。1988年韩国提出了“天马”防空导弹系统的研制计划。最终这型导弹的研制合同落到了三星头上。在导弹发展领域并没有太多积累的三星找到了法国。1991年,三星与法国汤姆逊公司达成协议,成立联合公司共同研发这款基于法国“响尾蛇”防空导弹的导弹系统。到1999年导弹的研发已经基本完成,虽然其核心部件还需要直接在法国进口,但能够有此成就也已经颇为不易。此后,三星又转入了“鱼叉”导弹的国产化,并在2003年获得了成功。

20/23 在武器的外贸上,三星公司活用了其在民品领域的巨大影响力和商业沟通技巧。这为其产品赢得国际客户的青睐提供了便利。据称,三星K-9自行火炮在土耳其竞标时,三星为土耳其国防部大楼换上了全套的三星空调,同时附赠了一条汽车生产线。在印度竞标时,也少不了使用其智能手机“上下打点”。这种买1送n的营销模式非常人性化,在军工行业整体偏“刻板”的当下,也更容易为客户所接受和喜爱。

21/23 不过,纵观三星公司的国防产品发展,我们还是能发现一些问题:首先,三星坐拥三星造船、三星泰科光、三星泰雷兹这样的行业巨头,却很少能拿出一款“整机”。虽然这些年来韩国一直在寻求天马防空导弹的外销,但其结果并不能令人满意。如果真的能够掌握“核心科技”,通过在子系统上的“零敲碎打”倒也可以保证利润。但偏偏其子系统绝大多数都是与外国公司合作研制,需要交纳大量的专利费,这使得这些系统的盈利前景并不乐观。于是最终,三星在2016年向韩华公司变卖了其旗下与外国公司合作密切的泰科光、泰雷兹,仅保留了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星电子和有出色整合能力的三星造船。在未来,三星对韩国军工产品的参与,应该仅限于海军舰艇和各类电子设备。至此,盛极一时的三星军火帝国也完成了自己的转变。

22/23 在三星军工发展过程中,我们要看到其“求真务实”的态度,比如其在自身火炮性能有限的情况下不排斥退而求其次只出售底盘;看到其人性化的营销理念等优点。但我们也要看到其过于依赖外国公司的帮助而导致盈利能力降低的缺陷。类似的缺陷也存在于很多国家的军工外贸中。在盈利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军火公司往往需要来自政府的大力支持。而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军火公司实际上很难获得这种支持,这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其对于军工出口没有太大的热情。三星在军工出口上的闪光点值得我们去学习,其由盛转衰所暴露出的问题也值得我们来借鉴。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23/23 《出鞘》完整内容可扫描图片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阅读往期《出鞘》请查看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历史消息,搜索《出鞘》文章请回复关键词查询,如查看本期《出鞘》,回复韩国,查看上期《出鞘》,回复卡累利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