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中国不能失去伊朗石油战略原因

1/23 在今年5月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重启对伊朗的“史上最严厉制裁”后,近日美国再次单方面要求所有国家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并且中断对伊朗的经贸合作。据国内媒体引述《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接受采访的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还特别强调,中国和印度如若不从美国的“伊朗石油禁令”,将像其他国家一样面临制裁。而伊朗革命卫队则在4日回应称,如果美国阻挠伊朗石油出口,伊朗就将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以切断中东的石油运输来作为“报复”。美国为何要重新制裁伊朗石油出口,而这又会对中国的中东利益造成何种影响?本期出鞘带您关注美国制裁伊朗石油出口。(查看完整内容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

2/23 横跨波斯湾和里海两大石油产区,伊朗是中东地区仅次于沙特的第二大产油国,能够生产重油(API为 29.3,含硫量为2.29%)、轻质油(API为33,含硫量为1.58%)以及凝析油等油种。截至今年1月,伊朗估计有1570亿桶原油探明储量,占世界原油储量的近10%。伊朗的油田主要集中在其西南部地区,拥有包括中石油负责开发的北阿扎德甘油田等在内的数十个世界级大油田。北阿扎德甘油田也是伊朗近30年来发现的最大油田,原油储量达420亿桶之巨。伊朗原油生产在2015年石油禁运解除后迅猛恢复,仅在今年一季度,伊朗原油产量就达380万桶/日,每天的出口量则有260万桶。今年一季度,伊朗石油出口收入就高达900亿美元,占其出口总额的70%。

3/23 此次美国对伊制裁目的在于掐断其经济命脉石油,限制海外国家对伊朗的能源投资,从经济方面压垮伊朗,从而削弱其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从石油出口量来看,伊朗出口量前三的地区分别为东亚、南亚和欧洲,其中中国、印度、韩国、土耳其、意大利、日本、西班牙、法国等国是伊朗石油的主要买家。2016年制裁解除后,伊朗对日韩石油出口攀升,同年下半年供应量最高达到70万桶/天,后回落至20万桶/天。据悉,作为伊朗原油4大买家之一的韩国,已于近期正式通知伊朗国家石油公司,计划自8月起逐步降低进口伊朗的原油量。在吸纳了1/5伊朗石油出口的欧洲,法国道达尔和英国石油据悉也在撤出伊朗。

4/23 印度目前则是伊朗石油出口第二大买家,2017年印度从伊朗进口石油达47.1万桶/天,约占印度国内石油消费量的14%。不仅如此,作为世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印度能源需求在2017年保持上升趋势,进口数量达到破纪录的437万桶/天。面对美国减少进口的要求,虽然印度石油部国际合作联合秘书桑吉·苏蒂尔表达了印度不会追随美国单方面制裁的立场,但印度政府自己宣称却已经开始要求国内石油公司做好两手准备,即用巴士拉重油、沙特石油或科威特石油来替代伊朗石油,或者改用印度卢比来交易。

5/23 虽然特朗普狠话放尽,但事实上各国切断从伊朗的石油进口将非常困难。在油种方面,伊朗目前是世界最大的重油生产国,原本加工伊朗重油的国家仍需时间来更新设备以及准备生产计划。而如果要用品质与之类似的俄罗斯乌拉尔原油来代替,在美国盟友体系中拥有“最强话语权”的欧洲国家,可能也未必乐意放下对俄强硬的架子,改将自家油管接上俄罗斯的输油管道。

6/23 在产量方面,虽然6月30日特朗普已向沙特国王提出增产200万桶/天的要求,但沙特在短期内就将闲置产能给利用起来的可能性却很小。首先,沙特的原油生产在今年年底前仍受OPEC减产协议限制,即使增产也顶多是60万-80万桶/天,类似印度这样急需伊朗石油来推动经济发展的国家,短期内根本找不到能供应如此大规模原油的替代供应国;其次各国减少进口伊朗石油所产生的转换合同,同样需要巨大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普通油企根本无法承受。这也难怪让日韩和欧洲多国等美国传统盟友怨声载道了。

7/23 既然“封杀”伊朗石油的政策并不那么讨喜,那特朗普又为何一意孤行地要重启制裁呢?答案是以色列。作为美国保守势力代表的特朗普,亲以色列的立场众所周知。在伊朗军队进驻叙利亚并不断逼近以色列边境后,伊朗和以色列之间的军事冲突不断加剧。今年5月10日,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从位于叙利亚境内的军事基地,向以色列控制的戈兰高地发射近20枚火箭弹。随后以色列出动战机实施报复,轰炸了“圣城旅”的后勤总部、“圣城旅”位于大马士革国际机场的弹药库、多个情报基地和观察哨所等多处伊朗军事设施。头号“以粉”特朗普自然不会坐视以色列被伊朗威胁。

8/23 当然,算盘打得极精的特朗普自然不会是仅仅看在自己女婿库什纳是犹太人(特朗普的女儿也已改信犹太教)的份上,就贸然调整美国的整个中东战略,去全力围剿伊朗。这就不得不提特朗普在中东地区的那些“坚强盟友”沙特等逊尼派国家了。沙特联军在也门开打以来,与也门胡塞武装频频发生冲突,而后者的“海陆空三军+二炮”正是被伊朗一手包办的。2016年,胡塞武装使用伊朗仿制中国C-802的“努尔”反舰导弹,击毁了沙特“阿·麦地那”级导弹护卫舰。去年12月胡塞武装向阿联酋核电站发射了一枚伊朗版的“苏穆尔”巡航导弹。今年3月,胡塞武装又用伊朗援助的反坦克火箭筒击中沙特的美制M1A2坦克。今年2月,胡塞武装又利用伊朗制造的Qasef-1(打击者-1)型无人机和“吉亚姆”弹道导弹,对沙特首都利雅得发动袭击。感到威胁的特朗普政府,更要对胡塞武装的背后支持者伊朗动手了。

9/23 而伊朗能在叙利亚和也门两地如此“如鱼得水”的重要地缘原因,便是借扶持伊拉克什叶派而将伊拉克“收入囊中。今年5月,什叶派领袖穆克塔达·萨德尔领导的“行走者联盟”成功赢得伊拉克议会大选。萨德尔是伊拉克著名的“反美斗士”,他堂兄曾在上世纪70年代的流放途中,结识后来的伊朗精神领袖霍梅尼,而萨德尔本人也曾专门到伊朗学习宗教知识。萨达姆倒台后,萨德尔曾利用伊朗革命卫队提供的武器装备,组建了一支6万人的民兵武装“迈赫迪军”,并与美军发生过至少两次大规模军事冲突。美国花费巨量真金白银,硬是用两场战争才打下伊拉克,如今却轻易送人,这自然会让特朗普气愤不已。

10/23 此外伊朗还利用革命卫队“圣城旅”支持亲伊朗的伊拉克其他什叶派武装,向他们提供了大量人员培训和武器装备。2003年,伊朗在伊拉克境内扶植成立一支“真主党旅”,该部队早期装备有107毫米火箭炮和106毫米无后坐力炮等武器,其后在抗击极端分子的战斗中不断壮大,甚至通过缴获等手段一度用上了M1A1坦克以及M113履带式装甲车。而在今年3月,美国《新闻周刊》网站又报道称,在伊朗支持下组建的什叶派“人民动员组织”,以独立建制的方式,被正式编入伊拉克国防军。《新闻周刊》就批评伊朗正计划借助这支部队,将长期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给驱逐出去。

11/23 面对美军多年在其东西两翼驻军,伊朗要“搞事”自然不会仅挑西边的伊拉克了事。目前共有300万阿富汗难民居住在伊朗,其中就包括信奉什叶派的哈扎拉人(阿富汗多数为逊尼派)。哈扎拉人是阿富汗第三大民族,虽然他们自认为是来自伊朗高原的突厥人的后裔,但在基因学上却与蒙古人更亲近些。据半岛电视台的报道,大批哈扎拉人在逃入伊朗之后,被强迫加入一支完全由阿富汗什叶派人员组成的民兵部队“法特米杨师”。这些哈扎拉人在接受部分军事训练后,会被伊朗派至在叙利亚,并做一些伊朗革命卫队的伊朗人所不会做的“脏活”,比如发动针对美军的袭击。这自然让特朗普无法忍受。

12/23 今年6月21日,土耳其向美国订购的首批2架F-35战斗机成功交付。尽管近年来美土嘴炮不断,甚至期间土耳其还频频表现“亲俄疏美”姿态,但埃尔多安并不反美,而美国也没有跟土耳其彻底“撕破脸”。毕竟在当前中东地缘格局中,美国及北约仍然需要这位号称是北约第二大军事强国土耳其的帮助。土耳其和伊朗早有嫌隙,1999年,土耳其政府指控境内的“库尔德真主党”为极端组织,怀疑其受伊朗资助和遥控,因此对其进行镇压,引发伊朗不满。今年1月,土耳其再次调集大批兵力,对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发动打击,并且站队沙特,这也再度引发土耳其和伊朗的关系紧张。

13/23 此外伊朗还将它的势力范围拓展到了阿塞拜疆等国。伊朗是最早承认阿塞拜疆独立的国家之一,一直对后者有着很强文化和宗教影响力(两国均属什叶派)。在上世纪90年代,亚美尼亚占领阿塞拜疆的纳卡等地后,一百多万阿塞拜疆人沦为难民,伊朗不仅向其提供了4千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还接纳了大批难民到其南阿塞拜疆地区(包括伊朗的东阿塞拜疆省、西阿塞拜疆省、赞詹省和阿尔达比勒省)居住。去年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会见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时,还拉拢后者对付以色列。值得一提的是,哈梅内伊还有一半的阿塞拜疆血统。

14/23 美国自特朗普执政以来,重返中东姿态明显,自然不会坐视伊朗凭借“什叶派之弧”,将美国在中东的地缘利益吃光抹尽,比如特朗普上任后在首访沙特时,就为美国的中东战略定下基调——以强力手段遏制伊朗。但我们要清楚的是,虽然特朗普决定遏制伊朗,但美国和伊朗未来发生直接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仍然很小,这从之前美军空袭叙利亚时有意避开伊朗军事设施就可看出。对于“商人”特朗普来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直接军事打击自然不如贸易制裁来得经济实惠了。更何况,美国在军事之外能打的牌还有很多。

15/23 近日,伊朗里亚尔兑换美元汇率再创历史新低——9万里亚尔兑1美元,较4个月前,贬值近半。6月下旬,因汇率贬值、通胀高企,伊朗首都德黑兰的民众聚集大巴扎抗议。持续几个月的货币大幅贬值导致巴扎物价飞涨,伊朗国内的保守派也以鲁哈尼总统“效率低下”和“经济管理不善”为由要求其辞职。而特朗普政府选在此时出手、果断“封杀”伊朗原油出口,无疑将切断伊朗国际现金流,给其原本就不堪承受的沉重经济压力再度“加码”。到时伊朗民怨被催动,美国自然是不战自胜。了解“阿拉伯之春”的读者们,估计不会对这套玩法感到陌生。

16/23 此外,美国还可能借助伊朗内部民怨沸腾之机,鼓动伊朗内部分裂,在这方面美国能打的牌是“伊朗人民解放军”。伊朗人民解放军最初是在1965年,由6名德黑兰大学生成立,目的则是“反帝反封建”。1979年伊朗“革命”后,伊朗人民解放军被迫流亡伊拉克,并接受萨达姆的军事援助,在伊朗北部边境的阿什拉夫军事营地建立起武装。两伊战争末期的1988年7月,伊朗人民解放军还曾在伊拉克空军的掩护下,反攻入伊朗西部。2003年伊拉克战争结束后,该组织改为接受美军庇护,并被安置在伊朗边界以西100公里、巴格达以北60公里的阿什拉夫营地。伊朗人民解放军与美军的“交情”可不浅,美国在2008年获得的地下伊朗核设施情报就是由伊朗人民解放军提供的。

17/23 当然,美国对付伊朗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借用以色列军队这把利刃了。装备和训练水平上的首屈一指暂且不提,仅在作战意愿上,敢真刀真枪对撼伊朗的以色列就比光打嘴炮的沙特之流,强过太多。今年2月10日,4架以色列F-16战机起飞在叙利亚境内击落在叙利亚T-4空军基地起飞的一架伊朗无人机。外媒3月29日还报道称,两架以色列F-35战斗机疑似在过去一个月内进入了伊朗领空,甚至出现在阿巴斯港(伊朗海军在波斯湾沿岸的主要军事基地)、伊斯法罕(伊朗航空制造与维修中心,可维护F-14等战机)和设拉子(伊朗空军重要的F-14战机空军基地)等地上空,而且并未被任何雷达和防空导弹发现。

18/23 目前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中国是伊朗石油最大买家,对伊朗原油进口保持约66万桶/天,占伊朗出口1/4。虽然目前沙特、俄罗斯、委内瑞拉等也都是中国的主要石油进口国,但中国作为伊朗石油的第一大客户,石油需求巨大,根本无法在短期内就找到可以替代伊朗的原油供应国,更何况中国已在伊朗经营着数个超大型油田,也无法立即撤出伊朗的原油生产市场。因此美国发出对伊朗的石油禁令,无论是对中国还是伊朗,都将造成消极影响。

19/23 当然,今天中国在伊朗等中东国家的利益早已超出了石油这单一范畴。7月11日中阿合作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不仅向阿拉伯国家提供200亿美元贷款额度用于经济重建,还与阿拉伯国家达成发展铁路网的合作意向。而随着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与中东国家的“东向”战略的进一步对接,中国在当地的利益也在迅猛增长。

20/23 在石油贸易之外,目前伊朗也是中国在中东地区的最主要贸易伙伴之一。伊朗还是中国企业在海外的重要工程承包市场,我国在伊跟踪和商谈的现有大项目累计金额超过了1500亿美元。一旦被迫撤出伊朗市场,中国企业所遭受的经济损失可能远远超出利比亚内战“创造”的破纪录数字。此外,伊朗还是中国汽车出口的重要市场,去年中国向伊朗出口汽车22万辆,约占我汽车对外出口总量的1/4。而在今年3月,中国中车又才刚拿下伊朗阿瓦士、设拉子和大不理士3座城市总计90列地铁列车的采购大单。

21/23 因此如何保住伊朗这一重要原料来源地和商品出口市场,应是目前中国在处理美国制裁伊朗一事上的重要考虑之一。首先,中国可以考虑尽快开展与伊朗之间的本币交易,打造针对伊朗的独立金融渠道,避免我银行被排除在美元结算体系之外。其次,中国应当抓住时机,趁势拿下其他国家在伊朗的油田份额。最后,在中俄欧决心捍卫伊朗核协议的背景下,特朗普或率先对伊朗政权的支柱——伊朗革命卫队发起制裁,中国企业则应尽量避开与伊朗革命卫队相关的经济合作项目,避免被误伤。

22/23 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朗的制裁,无疑让伊朗更加清楚认识到了美国对其孤立打压的意图,这在一定程度上为正尝试布局中东的中国,深化与伊朗的各方面合作提供了机遇。另外我们也应看到,虽然伊朗威胁要重启铀浓缩,甚或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但这更多还是为了增添与美博弈的筹码,而非真的要跟美国开打。历史经验表明,中东地区地缘力量只有大致平衡,地区形势才能实现稳定。现今的美国和伊朗几乎可算是中东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了,此时美伊风波再起,对于中国来说,又“焉知非福”?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23/23 《出鞘》完整内容可扫描图片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阅读往期《出鞘》请查看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历史消息,搜索《出鞘》文章请回复关键词查询,如查看本期《出鞘》,回复伊朗,查看上期《出鞘》,回复苏3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