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走近我海军舰载机的飞行教官们

1/21 海军航空大学试训基地飞行教官团体,面对无经验、无教材、无教员、无教练机的实际困难,他们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探索了一整套较为完善的“双轨并行”培养模式,创造了单批次上舰资格认证人数最多、平均年龄最小、飞行时间最少的历史记录,为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养作出突出贡献。(央广军事)

2/21 晨光中,海军航空大学某试训基地舰载机飞行教官孙宝嵩正伏案,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 写着写着,他不时抬起头思考片刻,继而低下头继续写,笔尖轻轻划过纸张。

3/21 年轻的飞行学员们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低声交谈。学员王路手里拿着飞机模型,在空中比划着,手腕轻轻转动,模型便飞出各种曲线。 塔台外不时传来歼-15战机训练的轰鸣声。

4/21 几年前,也就是在这间飞行前准备室,司令员是“中国飞鲨第一人”戴明盟,孙宝嵩还是一名飞行学员。那时他刚从空军某部调动过来,带着“金头盔”飞行员的光环。 在同批学员中,虽然孙宝嵩年龄最长、职务最高,但是面对全新的武器装备、全新的训练模式、全新的操纵习惯,

5/21 孙宝嵩将过去“清零”,拿出当年勇夺“金头盔”的劲头,开始了改装之路。孙宝嵩师从戴明盟和徐汉军,白天他们一起在外场飞行,晚上为了讨教飞行经验,孙宝嵩经常“赖”在戴明盟的房间不走,直到教导员邓金明查寝把他“撵”回去。为了练好反区操作,孙宝嵩还是模拟器飞行室里的“飞霸”

6/21 模拟机被他飞坏了十几次。2016年6月16日,一个适合飞行的好日子,孙宝嵩驾驶歼-15战机掠过辽宁舰上空,看灯、对中、保角,飞机沿着标准下滑线呼啸而过,稳稳地挂上阻拦索。 从2013年到2016年,作为“金头盔”飞行员,孙宝嵩从改装到着舰用了三年多的时间。

7/21 戴明盟坦言:“在最初突破阶段,通过量的积累摸索出上舰的方法,然后验证这套流程是不是科学、合理和安全,最后固化下来,这个方法是可行的。但随着规模的扩大,继续走这种方法就得不偿失了,我们要摸索用最少的代价办最多的事情,获得最大的培养效益。”

8/21 2018年4月12日,中央军委在南海举行了新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海上阅兵,习主席检阅编队并发出“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的号召。 一个月后,我国第二艘航母完成首次海上试验任务,中国的航母建设发展进入加速期。

9/21 航母作为海上的移动“机场”,必须要有更多的舰载战斗机作为支撑,加速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迫在眉睫。 时任司令员戴明盟提出,要实现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规模化培养,现有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必须要有人离开作战部队,去探索人才培养的新路。

10/21 教官王勇曾多次随辽宁舰编队出第一岛链执行实战化训练任务,王勇说他很享受在航母上飞行的感觉:“特别棒!我每次都能很精准地钩上那几根阻拦索,给我带来很大成就感和满足感。” 但当王勇得知自己要离开作战部队,去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时

11/21 他内心虽有遗憾却很坚定地说了一句:“我愿意把自己这么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去传授给别人。” 随后不久,海军航空大学某训练团组建,担负起为海军航空兵的发展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使命。 这时已经完成全训任务,作为少数具备参战资格的飞行员,孙宝嵩也加入其中。

12/21 教官阵容空前“豪华”:曹先建,遭遇空中特情,致使腰椎爆裂性骨折,419天后他以惊人毅力重返海天;艾群,协同战友袁伟,成功挽回了撞鸟起火的战机,为国家避免了重大经济损失。

13/21 还有陈健、罗胡立丹、祝志强、杨勇、丁阳等,他们都在航母上完成了惊天一落,成为“尾钩俱乐部”的一员。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仅有2000多现役飞行员拿到了“会员卡”。

14/21 团队顶级,但硬件条件却捉襟见肘。 孙宝嵩回忆初创时的艰辛说:“飞机匮乏,模拟机也只有几台,晚上学员排队练模拟机,要排到深夜;缺少教材,我们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只能是通过一点点的积累总结,我们再把这些东西编出来。”

15/21 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他们先后制定出了歼-15飞行训练大纲,编写了飞行手册,积极探索教学模式,保证了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养的快速入轨。从撰写大纲到理论改装、模拟训练,再到带教飞行,飞行教官们一直坚持与每一名学员同乘训练。清晨7点,当很多人还沉浸在梦乡里,

16/21 这座傍海而建的机场已经忙碌起来。 空勤讲评室里,教官和飞行学员们早已集合完毕。教官陈健正在部署飞行任务,通报这天的航路、气象等情况。 他身后的墙上赫然贴着七个大字“精准、守纪,零容忍”,时刻提醒着学员舰载机飞行没有犯错的余地。

17/21 第一批带飞的教官是孙宝嵩、祝志强、艾群和丁阳。今天,他们要和学员们一起完成三个架次的飞行。他们全年的累积飞行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作战部队。 孙宝嵩和学员杨传银先上了飞机。祝志强、艾群和丁阳也分别带领学员上了飞机,坐镇后舱。

18/21 飞机依次滑向跑道,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战机开足加力,一飞冲天。相比院校里飞行学员的稚气未脱,舰载机飞行学员眉目间多了几分沉着。他们有的是从空军或海军部队选拔过来,飞行时间已经超过一千个小时;也有刚毕业不久的学员,飞行时间不足两三百个小时。

19/21 孙宝嵩说,从作战部队挑选过来的改装学员,飞行经验丰富,执行过大项任务,一旦获得上舰资质认证以后,到了部队可以直接担负作战值班。 但是队伍建设不可能一直走抽调的道路,孙宝嵩和教官们希望能为作战部队培养出更多、更年轻、服役时间更长的新生代飞行员。

20/21 曾经有人说,未来五十年,中国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在全世界能站到什么位置,取决于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和付出的努力。 从戴明盟到孙宝嵩,这一代中国舰载事业的探路人在填太多的“空”,补太多的课。他们每一天的飞行,每一天的教学,看似重复,其实都是在创造历史。

21/21 《出鞘》完整内容可扫描图片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阅读往期《出鞘》请查看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历史消息,搜索《出鞘》文章请回复关键词查询,如查看本期《出鞘》,回复忽悠,查看上期《出鞘》,回复自动着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