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航拍广西柳江河超警戒水位 河边执勤岗亭被掀翻

1/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2/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3/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4/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5/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6/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7/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8/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9/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10/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11/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12/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13/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14/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15/15 7月10日3时45分,柳江广西柳州市区河段出现83.26米的洪峰水位,超警戒水位(82.5米)0.76米。洪水淹进沿河居民小区,被淹小区的居民出行只得依靠橡皮艇和冲锋舟。受3日来连续两次洪峰的影响,河边的执勤岗亭已被掀翻,沿街商铺的卷闸门也发生变形。王以照 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