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武汉临时ICU战疫记

1/19 图为2月16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外的街边公园里,梅花盛开,几位医生在阳光下吃着午饭。摄影:陈卓/长江日报

2/19 图为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隔离病房缓冲区,医护人员正在穿戴防护装备。

3/19 红会医院是一家区属二级医院,用来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300张床位由普通病房改造,已经全部满员。原有的ICU是一个6张床位的大通间,外加半封闭式的一个两张床位的小间和一个单间,没有负压病房,护士站和整个区域融为一体。

4/19 图为2月16日,四川省人民医院ICU主任黄晓波在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里,在观察一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进行气管插管手术后的情况。

5/19 图为2月23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医院病例讨论会上,四川省人民医院ICU主任黄晓波(左一)正在讨论救治方案。

6/19 医院的7楼和9楼原有13个四人间和7个双人间,为了保障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设备摆放并避免交叉感染,所有四人间被改为双人间,所有双人间被改为单人间,核酸阳性和临床疑似的危重症患者分房而治。护士站就建立在病房的长廊里,这样护士们就可以随时关注到患者的情况。

7/19 图为2月16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里,四川省人民医院ICU主任黄晓波正查看一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病情。

8/19 图为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一位护士正在调整危重症患者使用的ECMO人工膜肺仪器设备。

9/19 图为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一位护士正在调整危重症患者使用的ECMO人工膜肺仪器设备。

10/19 58岁的危重症患者艾明好是黄晓波用ECMO人工膜肺救治的病人之一,“她的母亲因为新冠肺炎去世,女儿也被感染,我一定要救活她!”2月21日,黄晓波和同事们一起对艾明好实施了手术。

11/19 图为2月23日晚,武汉红十字会医院9楼临时ICU病房,护士吴孝文(左)正在清理一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排泄物。

12/19 罗凤鸣是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尹万红是华西医院ICU副主任医师,两位华西医院的主力和红会医院的同行共同担起了9楼临时ICU病区的重任。图为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9楼临时ICU病房,四川华西医院罗凤鸣教授正在查看一位患者的CT影像。

13/19 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9楼临时ICU病房,四川华西医院尹万红教授正在查看移动B超机上的检查结果。

14/19 为了患者得到更好的治疗,医生和护士们换班前都会提前半小时以上进病区,仔细和前一个班组沟通每一位患者的生命体征及药品用量等各项数据。图为2月28日,武汉红十字会医院7楼临时ICU病房,几位护士正在沟通工作。

15/19 即便是换班后,几位主要医生的电话也是24小时开机,应对危重症患者的突发情况,进行远程会诊抢救等工作。图为2月23日晚,武汉红十字会医院9楼临时ICU病房,来自四川的护士吴孝文和同事正在抢救一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期间用视频电话和主治医师进行远程协助。

16/19 全国的医疗力量不断驰援武汉,在红会医院的临时ICU病区,一共有188位医护人员战斗着。今年26岁的田定远是上海德济医院ICU的护士,2月14日一大早,他告别老婆和孩子,和该院6名同事长途驱车十多个小时,带着医院捐赠的400万元医疗物资驰援武汉。

17/19 次日,田定远和另外两名同事顶着纷飞的大雪走进临时ICU病区,在7楼负责照顾4位危重症患者。病房的硬件虽然简陋,但他看到各式各样“万国牌”的输液泵、微量泵、鼻饲泵、高流量吸氧机、人工呼吸机及ECMO人工膜肺和血透仪时,他知道这些设备来之不易。

18/19 危重症的病房里,也有人永远离去。在护士站的冰箱内,有一盒30多瓶标注着“捐赠”字样的免疫球蛋白,那是红会医院护士王剑桥曾经照顾过的危重症患者、一位陆姓老人留下的,大约500元一瓶。2月中旬的一天,老人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19/19 当有患者逝去时,ICU护士长杨莉和当班护士会一起清理好逝者的遗物,打电话通知家属并代操办身后事。杨莉将逝者的手机等贵重物品存放在专门准备的一个小盒子里,“他们离开的时候都见不到家属最后一面,等到疫情结束了,我们会尽力将这些遗物交还给他们的亲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