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医生回忆飞机上为病人跪地吸尿

1/7 11月19日凌晨,在南航CZ399航班上,一位年长旅客由于前列腺肥大,引发急性尿储留,在这种情况下,老人表现得比较烦躁、疼痛,坐卧不安,大汗淋漓。张红和另外一名海南省医生肖占祥看后觉得不妙,“老人的小腹像一个小西瓜一样。”于是,他们先是问机组人员,有什么材料都拿出来,因为排尿需要靠导管。最开始是用便携式氧气瓶面罩上的导管、飞机急救箱的注射器针头、瓶装牛奶吸管、胶布等,临时组装了一套穿刺吸尿装置。但据张红描述,这个装置吸引最困难的地方在于,针头很细而且很短。针头很细,导致即使插到膀胱里面,也不一定把尿能吸出来,针头短的话,本来人肚皮就有一个厚度,所以稍稍动一动,就可能就跑到膀胱外去了。所以就出现了视频中的一幕,张红跪地用嘴含着导管,将尿吸出来。

2/7 11月19日凌晨,一架从广州出发前往纽约的南航CZ399航班上,一位年长的男性旅客无法排尿,家属称老人有前列腺肥大的病史,会坐卧不安、浑身出汗。情况紧急,此时,在飞机上刚好有两名医生,诊断出乘客的病情危急,老人的膀胱有超过1000毫升尿液,如不尽快排出会有破裂危险。于是,一位穿白衬衣、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利用飞机上的材料,自制了一套穿刺吸尿装置,单膝跪在地上用导管帮老人吸出约800毫升尿液,整个过程持续了37分钟。此后,记者了解到,吸尿救人的医生是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张红,另一名共同救助的医生是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主任肖占祥。

3/7 11月21日,身在纽约的张红告诉记者,由于当时飞机条件所限,具备很少医疗设备,在找了很多东西都找不到的情况下,用仅有的两个注射器针头接上一根吸氧管,但由于管道较粗,无法排尿。此时病人又十分躁动,就想到了用嘴赶快吸出来,“实属无奈,但也是一种本能、本职要求。”

4/7 为什么用嘴来吸?张红告诉记者,因为吸的力量过大或不够都不行,所以需要慢慢摸索到一个最佳的压力。在最佳压力或者吸引力的情况下,就可以比较顺畅地把尿吸出来。当然这个顺畅也是比较难的,需要一口一口慢慢地来。事后,张红自己也担心存在传染病的问题,“有些病是通过体液来传播的,但是我考虑这种是小概率事件。”老人家主要的病就是心脏、前列腺肥大这些病。他告诉记者,“吸尿是没有人不怕的,当时我没有觉得我怕,是因为脑子里想不到别的办法。”当时,张红只想着,怎么把尿吸出来,在吸第二口的时候,他就有点要吐了,“我现在也不敢说一定就没事,但是没办法,无怨无悔吧!”

5/7 最终,老人转危为安。回忆这一幕时,张红坦言,作为一个医生来说,对病人转危为安最大的感受就是成功感。其实我们每个医生,尤其外科医生,能够将一台手术安安全全做下来,一个患者能够高高兴兴出院,这就是最大的幸福感。

6/7 张红是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主任医师、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擅长腔镜下内脏血管瘤切除术;下肢动脉闭塞症腔内与开放杂交手术、动脉瘤切除术等。

7/7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张红已经算是小有名气的专家、“好医生”。而他此行乘坐航班,是为了赴美学术交流,将于下周一回国。针对突然“就火了”的情况,他也很意外,“当时情况紧急,实属无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