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成都龙泉山上“追”猛禽——今年记录过境猛禽4968只

1/8 川观拍客 余欢 四川在线记者 华小峰 摄影报道 11月8日下午1时,在成都市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凉风垭的一处山脊上,成都观鸟会的余欢和他的伙伴们刚架好设备,一个快速移动的小黑点就出现在苍穹之下。“快看!快看!飞来了。”余欢快速移动配备了长焦距镜头的相机对准小黑点一阵猛拍,“白肩雕,真的是白肩雕。”眼睛紧贴着取景器的他兴奋地一阵狂喊,这是2021年,成都市的观鸟人首次在龙泉山迁徙猛禽监测点记录到的第一只白肩雕。 每年春秋两季,猛禽都会进行季节性迁徙。作为迁徙线路上重要歇脚点的龙泉山脉,是距离成都主城区最近的猛禽观测点。猛禽在迁徙过程中,为了省力,往往会依靠热气流和风力飞行。东北朝西南走向的龙泉山,对于迁徙的猛禽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地理标志。此外,龙泉山脉的环境、食物和地理位置正好为猛禽迁徙提供了便利。

2/8 川观拍客 余欢 四川在线记者 华小峰 摄影报道 11月8日下午1时,在成都市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凉风垭的一处山脊上,成都观鸟会的余欢和他的伙伴们刚架好设备,一个快速移动的小黑点就出现在苍穹之下。“快看!快看!飞来了。”余欢快速移动配备了长焦距镜头的相机对准小黑点一阵猛拍,“白肩雕,真的是白肩雕。”眼睛紧贴着取景器的他兴奋地一阵狂喊,这是2021年,成都市的观鸟人首次在龙泉山迁徙猛禽监测点记录到的第一只白肩雕。 每年春秋两季,猛禽都会进行季节性迁徙。作为迁徙线路上重要歇脚点的龙泉山脉,是距离成都主城区最近的猛禽观测点。猛禽在迁徙过程中,为了省力,往往会依靠热气流和风力飞行。东北朝西南走向的龙泉山,对于迁徙的猛禽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地理标志。此外,龙泉山脉的环境、食物和地理位置正好为猛禽迁徙提供了便利。

3/8 川观拍客 余欢 四川在线记者 华小峰 摄影报道 11月8日下午1时,在成都市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凉风垭的一处山脊上,成都观鸟会的余欢和他的伙伴们刚架好设备,一个快速移动的小黑点就出现在苍穹之下。“快看!快看!飞来了。”余欢快速移动配备了长焦距镜头的相机对准小黑点一阵猛拍,“白肩雕,真的是白肩雕。”眼睛紧贴着取景器的他兴奋地一阵狂喊,这是2021年,成都市的观鸟人首次在龙泉山迁徙猛禽监测点记录到的第一只白肩雕。 每年春秋两季,猛禽都会进行季节性迁徙。作为迁徙线路上重要歇脚点的龙泉山脉,是距离成都主城区最近的猛禽观测点。猛禽在迁徙过程中,为了省力,往往会依靠热气流和风力飞行。东北朝西南走向的龙泉山,对于迁徙的猛禽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地理标志。此外,龙泉山脉的环境、食物和地理位置正好为猛禽迁徙提供了便利。

4/8 川观拍客 余欢 四川在线记者 华小峰 摄影报道 11月8日下午1时,在成都市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凉风垭的一处山脊上,成都观鸟会的余欢和他的伙伴们刚架好设备,一个快速移动的小黑点就出现在苍穹之下。“快看!快看!飞来了。”余欢快速移动配备了长焦距镜头的相机对准小黑点一阵猛拍,“白肩雕,真的是白肩雕。”眼睛紧贴着取景器的他兴奋地一阵狂喊,这是2021年,成都市的观鸟人首次在龙泉山迁徙猛禽监测点记录到的第一只白肩雕。 每年春秋两季,猛禽都会进行季节性迁徙。作为迁徙线路上重要歇脚点的龙泉山脉,是距离成都主城区最近的猛禽观测点。猛禽在迁徙过程中,为了省力,往往会依靠热气流和风力飞行。东北朝西南走向的龙泉山,对于迁徙的猛禽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地理标志。此外,龙泉山脉的环境、食物和地理位置正好为猛禽迁徙提供了便利。

5/8 川观拍客 余欢 四川在线记者 华小峰 摄影报道 11月8日下午1时,在成都市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凉风垭的一处山脊上,成都观鸟会的余欢和他的伙伴们刚架好设备,一个快速移动的小黑点就出现在苍穹之下。“快看!快看!飞来了。”余欢快速移动配备了长焦距镜头的相机对准小黑点一阵猛拍,“白肩雕,真的是白肩雕。”眼睛紧贴着取景器的他兴奋地一阵狂喊,这是2021年,成都市的观鸟人首次在龙泉山迁徙猛禽监测点记录到的第一只白肩雕。 每年春秋两季,猛禽都会进行季节性迁徙。作为迁徙线路上重要歇脚点的龙泉山脉,是距离成都主城区最近的猛禽观测点。猛禽在迁徙过程中,为了省力,往往会依靠热气流和风力飞行。东北朝西南走向的龙泉山,对于迁徙的猛禽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地理标志。此外,龙泉山脉的环境、食物和地理位置正好为猛禽迁徙提供了便利。

6/8 川观拍客 余欢 四川在线记者 华小峰 摄影报道 11月8日下午1时,在成都市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凉风垭的一处山脊上,成都观鸟会的余欢和他的伙伴们刚架好设备,一个快速移动的小黑点就出现在苍穹之下。“快看!快看!飞来了。”余欢快速移动配备了长焦距镜头的相机对准小黑点一阵猛拍,“白肩雕,真的是白肩雕。”眼睛紧贴着取景器的他兴奋地一阵狂喊,这是2021年,成都市的观鸟人首次在龙泉山迁徙猛禽监测点记录到的第一只白肩雕。 每年春秋两季,猛禽都会进行季节性迁徙。作为迁徙线路上重要歇脚点的龙泉山脉,是距离成都主城区最近的猛禽观测点。猛禽在迁徙过程中,为了省力,往往会依靠热气流和风力飞行。东北朝西南走向的龙泉山,对于迁徙的猛禽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地理标志。此外,龙泉山脉的环境、食物和地理位置正好为猛禽迁徙提供了便利。

7/8 川观拍客 余欢 四川在线记者 华小峰 摄影报道 11月8日下午1时,在成都市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凉风垭的一处山脊上,成都观鸟会的余欢和他的伙伴们刚架好设备,一个快速移动的小黑点就出现在苍穹之下。“快看!快看!飞来了。”余欢快速移动配备了长焦距镜头的相机对准小黑点一阵猛拍,“白肩雕,真的是白肩雕。”眼睛紧贴着取景器的他兴奋地一阵狂喊,这是2021年,成都市的观鸟人首次在龙泉山迁徙猛禽监测点记录到的第一只白肩雕。 每年春秋两季,猛禽都会进行季节性迁徙。作为迁徙线路上重要歇脚点的龙泉山脉,是距离成都主城区最近的猛禽观测点。猛禽在迁徙过程中,为了省力,往往会依靠热气流和风力飞行。东北朝西南走向的龙泉山,对于迁徙的猛禽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地理标志。此外,龙泉山脉的环境、食物和地理位置正好为猛禽迁徙提供了便利。

8/8 川观拍客 余欢 四川在线记者 华小峰 摄影报道 11月8日下午1时,在成都市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凉风垭的一处山脊上,成都观鸟会的余欢和他的伙伴们刚架好设备,一个快速移动的小黑点就出现在苍穹之下。“快看!快看!飞来了。”余欢快速移动配备了长焦距镜头的相机对准小黑点一阵猛拍,“白肩雕,真的是白肩雕。”眼睛紧贴着取景器的他兴奋地一阵狂喊,这是2021年,成都市的观鸟人首次在龙泉山迁徙猛禽监测点记录到的第一只白肩雕。 每年春秋两季,猛禽都会进行季节性迁徙。作为迁徙线路上重要歇脚点的龙泉山脉,是距离成都主城区最近的猛禽观测点。猛禽在迁徙过程中,为了省力,往往会依靠热气流和风力飞行。东北朝西南走向的龙泉山,对于迁徙的猛禽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地理标志。此外,龙泉山脉的环境、食物和地理位置正好为猛禽迁徙提供了便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