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美食之都的“深夜食堂”

1/9 凌晨中的成都玉林村充满着烟火气,湿润的空气中满是那炭火与羊肉香味的混合。老板娘不是每晚都出来摆摊,可长期居住海外的李先生,永远都能背出那串电话号码。“老规矩,辣椒粉,一点盐。”寥寥几个字,老板娘就知道是老朋友回来了,白净的羊肉与羊排在烤架上嘶嘶作响,几分钟后李先生的胃得到了最充分的满足。这便是成都食客们引以为傲的“深夜食堂”,无论多晚,你都能享受到美食。   “鬼饮食”一词,最早出于川籍作家李劼人著于1935年的小说《死水微澜》。那些原本三更半夜才在街头出没的夜宵摊俨然已修成正道,成为每个成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像这样在成都老饕中口耳相传的“深夜食堂”如同毛细血管一般分散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时刻温暖着食客们的心和胃。本报记者杨树摄影报道

2/9 凌晨中的成都玉林村充满着烟火气,湿润的空气中满是那炭火与羊肉香味的混合。老板娘不是每晚都出来摆摊,可长期居住海外的李先生,永远都能背出那串电话号码。“老规矩,辣椒粉,一点盐。”寥寥几个字,老板娘就知道是老朋友回来了,白净的羊肉与羊排在烤架上嘶嘶作响,几分钟后李先生的胃得到了最充分的满足。这便是成都食客们引以为傲的“深夜食堂”,无论多晚,你都能享受到美食。   “鬼饮食”一词,最早出于川籍作家李劼人著于1935年的小说《死水微澜》。那些原本三更半夜才在街头出没的夜宵摊俨然已修成正道,成为每个成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像这样在成都老饕中口耳相传的“深夜食堂”如同毛细血管一般分散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时刻温暖着食客们的心和胃。本报记者杨树摄影报道

3/9 凌晨中的成都玉林村充满着烟火气,湿润的空气中满是那炭火与羊肉香味的混合。老板娘不是每晚都出来摆摊,可长期居住海外的李先生,永远都能背出那串电话号码。“老规矩,辣椒粉,一点盐。”寥寥几个字,老板娘就知道是老朋友回来了,白净的羊肉与羊排在烤架上嘶嘶作响,几分钟后李先生的胃得到了最充分的满足。这便是成都食客们引以为傲的“深夜食堂”,无论多晚,你都能享受到美食。   “鬼饮食”一词,最早出于川籍作家李劼人著于1935年的小说《死水微澜》。那些原本三更半夜才在街头出没的夜宵摊俨然已修成正道,成为每个成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像这样在成都老饕中口耳相传的“深夜食堂”如同毛细血管一般分散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时刻温暖着食客们的心和胃。本报记者杨树摄影报道

4/9 凌晨中的成都玉林村充满着烟火气,湿润的空气中满是那炭火与羊肉香味的混合。老板娘不是每晚都出来摆摊,可长期居住海外的李先生,永远都能背出那串电话号码。“老规矩,辣椒粉,一点盐。”寥寥几个字,老板娘就知道是老朋友回来了,白净的羊肉与羊排在烤架上嘶嘶作响,几分钟后李先生的胃得到了最充分的满足。这便是成都食客们引以为傲的“深夜食堂”,无论多晚,你都能享受到美食。   “鬼饮食”一词,最早出于川籍作家李劼人著于1935年的小说《死水微澜》。那些原本三更半夜才在街头出没的夜宵摊俨然已修成正道,成为每个成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像这样在成都老饕中口耳相传的“深夜食堂”如同毛细血管一般分散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时刻温暖着食客们的心和胃。本报记者杨树摄影报道

5/9 凌晨中的成都玉林村充满着烟火气,湿润的空气中满是那炭火与羊肉香味的混合。老板娘不是每晚都出来摆摊,可长期居住海外的李先生,永远都能背出那串电话号码。“老规矩,辣椒粉,一点盐。”寥寥几个字,老板娘就知道是老朋友回来了,白净的羊肉与羊排在烤架上嘶嘶作响,几分钟后李先生的胃得到了最充分的满足。这便是成都食客们引以为傲的“深夜食堂”,无论多晚,你都能享受到美食。   “鬼饮食”一词,最早出于川籍作家李劼人著于1935年的小说《死水微澜》。那些原本三更半夜才在街头出没的夜宵摊俨然已修成正道,成为每个成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像这样在成都老饕中口耳相传的“深夜食堂”如同毛细血管一般分散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时刻温暖着食客们的心和胃。本报记者杨树摄影报道

6/9 凌晨中的成都玉林村充满着烟火气,湿润的空气中满是那炭火与羊肉香味的混合。老板娘不是每晚都出来摆摊,可长期居住海外的李先生,永远都能背出那串电话号码。“老规矩,辣椒粉,一点盐。”寥寥几个字,老板娘就知道是老朋友回来了,白净的羊肉与羊排在烤架上嘶嘶作响,几分钟后李先生的胃得到了最充分的满足。这便是成都食客们引以为傲的“深夜食堂”,无论多晚,你都能享受到美食。   “鬼饮食”一词,最早出于川籍作家李劼人著于1935年的小说《死水微澜》。那些原本三更半夜才在街头出没的夜宵摊俨然已修成正道,成为每个成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像这样在成都老饕中口耳相传的“深夜食堂”如同毛细血管一般分散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时刻温暖着食客们的心和胃。本报记者杨树摄影报道

7/9 凌晨中的成都玉林村充满着烟火气,湿润的空气中满是那炭火与羊肉香味的混合。老板娘不是每晚都出来摆摊,可长期居住海外的李先生,永远都能背出那串电话号码。“老规矩,辣椒粉,一点盐。”寥寥几个字,老板娘就知道是老朋友回来了,白净的羊肉与羊排在烤架上嘶嘶作响,几分钟后李先生的胃得到了最充分的满足。这便是成都食客们引以为傲的“深夜食堂”,无论多晚,你都能享受到美食。   “鬼饮食”一词,最早出于川籍作家李劼人著于1935年的小说《死水微澜》。那些原本三更半夜才在街头出没的夜宵摊俨然已修成正道,成为每个成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像这样在成都老饕中口耳相传的“深夜食堂”如同毛细血管一般分散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时刻温暖着食客们的心和胃。本报记者杨树摄影报道

8/9 凌晨中的成都玉林村充满着烟火气,湿润的空气中满是那炭火与羊肉香味的混合。老板娘不是每晚都出来摆摊,可长期居住海外的李先生,永远都能背出那串电话号码。“老规矩,辣椒粉,一点盐。”寥寥几个字,老板娘就知道是老朋友回来了,白净的羊肉与羊排在烤架上嘶嘶作响,几分钟后李先生的胃得到了最充分的满足。这便是成都食客们引以为傲的“深夜食堂”,无论多晚,你都能享受到美食。   “鬼饮食”一词,最早出于川籍作家李劼人著于1935年的小说《死水微澜》。那些原本三更半夜才在街头出没的夜宵摊俨然已修成正道,成为每个成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像这样在成都老饕中口耳相传的“深夜食堂”如同毛细血管一般分散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时刻温暖着食客们的心和胃。本报记者杨树摄影报道

9/9 凌晨中的成都玉林村充满着烟火气,湿润的空气中满是那炭火与羊肉香味的混合。老板娘不是每晚都出来摆摊,可长期居住海外的李先生,永远都能背出那串电话号码。“老规矩,辣椒粉,一点盐。”寥寥几个字,老板娘就知道是老朋友回来了,白净的羊肉与羊排在烤架上嘶嘶作响,几分钟后李先生的胃得到了最充分的满足。这便是成都食客们引以为傲的“深夜食堂”,无论多晚,你都能享受到美食。   “鬼饮食”一词,最早出于川籍作家李劼人著于1935年的小说《死水微澜》。那些原本三更半夜才在街头出没的夜宵摊俨然已修成正道,成为每个成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像这样在成都老饕中口耳相传的“深夜食堂”如同毛细血管一般分散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时刻温暖着食客们的心和胃。本报记者杨树摄影报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