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武汉归来:别人负责疫病,我负责医“心”

1/9 “如果医生写一本小说,估计没人能写得过。”镜头前,我们只能看到战疫前线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冲锋;镜头后,她却能看到他们转身后的脆弱与无助。3月底,结束41天的援鄂救援任务,沙莎随北京援鄂医疗队从武汉回到北京。

2/9 “如果医生写一本小说,估计没人能写得过。”镜头前,我们只能看到战疫前线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冲锋;镜头后,她却能看到他们转身后的脆弱与无助。3月底,结束41天的援鄂救援任务,沙莎随北京援鄂医疗队从武汉回到北京。

3/9 “如果医生写一本小说,估计没人能写得过。”镜头前,我们只能看到战疫前线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冲锋;镜头后,她却能看到他们转身后的脆弱与无助。3月底,结束41天的援鄂救援任务,沙莎随北京援鄂医疗队从武汉回到北京。

4/9 “如果医生写一本小说,估计没人能写得过。”镜头前,我们只能看到战疫前线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冲锋;镜头后,她却能看到他们转身后的脆弱与无助。3月底,结束41天的援鄂救援任务,沙莎随北京援鄂医疗队从武汉回到北京。

5/9 “如果医生写一本小说,估计没人能写得过。”镜头前,我们只能看到战疫前线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冲锋;镜头后,她却能看到他们转身后的脆弱与无助。3月底,结束41天的援鄂救援任务,沙莎随北京援鄂医疗队从武汉回到北京。

6/9 “如果医生写一本小说,估计没人能写得过。”镜头前,我们只能看到战疫前线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冲锋;镜头后,她却能看到他们转身后的脆弱与无助。3月底,结束41天的援鄂救援任务,沙莎随北京援鄂医疗队从武汉回到北京。

7/9 “如果医生写一本小说,估计没人能写得过。”镜头前,我们只能看到战疫前线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冲锋;镜头后,她却能看到他们转身后的脆弱与无助。3月底,结束41天的援鄂救援任务,沙莎随北京援鄂医疗队从武汉回到北京。

8/9 “如果医生写一本小说,估计没人能写得过。”镜头前,我们只能看到战疫前线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冲锋;镜头后,她却能看到他们转身后的脆弱与无助。3月底,结束41天的援鄂救援任务,沙莎随北京援鄂医疗队从武汉回到北京。

9/9 “如果医生写一本小说,估计没人能写得过。”镜头前,我们只能看到战疫前线医护人员奋不顾身地冲锋;镜头后,她却能看到他们转身后的脆弱与无助。3月底,结束41天的援鄂救援任务,沙莎随北京援鄂医疗队从武汉回到北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