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移动|高清图
新浪移动|图集详情

我叫王寻,重庆人。2014年夏,我大学毕业。本应踏上社会做一个勤恳务实的有志青年,但自己骨子里似乎还有一股狂放不羁的血液在呼唤。我决定先不急着谋求工作,外出旅行一段时间,开阔开阔眼界。供图/王寻

不上班还到处旅游,你一定想问我钱从哪儿来?大学毕业后,我从一开始给摄影工作室接单拍照,到后来去尼泊尔学珠宝鉴定,卖珠宝做手工饰品,一路下来累积了些能力和经验,也攒下了旅费。目前,我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自由职业者,写稿、做珠宝首饰、拍照,几件事同时进行。

我喜欢慢节奏的生活,所以在每个地方都会小住一阵,少则一两个月,多则半年甚至更久。这样,我可以融入当地人的生活,从一个朋友的身份而不是游客的身份去走进他们的世界,听他们讲他们自己的故事,听不同的声音,以便于我能更客观地了解这个地方和这里的人。

在尼泊尔的五个月,是我这几年长途旅行的起点。当时,我在加德满都市区租了一间小屋,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白天出门拍照,晚上回来看书发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日子清苦且平淡,却是很有意义的一段时光。

2014年末,我从尼泊尔出发先后去了伊朗、埃及和土耳其。这是我第一次去中东,没想到,就此与中东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时候的伊朗比现在更封闭。大概是因为游客比较少,那时,伊朗人在街头见到外国游客都会非常热情主动。他们中大部分人的热情好客都是善意的,但也有一些人带着猥亵的目的。

在伊朗,我遇到过许多不同形式的骚扰。走在街上遇到过咸猪手,遇到过陌生男子用蹩脚的英文说下流话,有小年轻突然冲到我身边给我放手机里的性爱视频,更吓人的是有人跟踪我到旅馆门口,半夜三更试图打开我的房门。这对我来说是不小的恐吓,但庆幸基本没有出过什么大问题。

2015年,我相继去了俄罗斯,印度,斯里兰卡,马来西亚、柬埔寨等国家。这次旅行最意外的收获是在柬埔寨拍到了一个关于贫民窟的专题。这个位于柬埔寨洞里萨湖的贫民窟,居住的都是从越战时期逃出来的难民,他们没有自己的国籍身份,只能把家建在船上,世代居住在水上和湖畔。

因为大学读的是摄影专业,我也就很自然的一路走一路拍了起来。无论走到哪?摄影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拍摄的题材大多属于社会纪实方面的,我喜欢纪实。对纪实摄影的执着,也促成了我后来第二次第三次去中东。

2016年,我再次来到伊朗。这一次,我只在外面住过两天酒店,剩下的二十几天,全都通过网络认识并找到一些愿意接受我的人,去他们家里做沙发客。跟他们一起生活十天半个月,去他们常去的餐馆、商店、办公室,一起去近郊远足野炊,听他们讲自己的故事,我才开始真正地了解伊朗。

两次进入土耳其叙利亚难民聚集地的经历是近几年对我意义最重大的拍摄。不仅是对于摄影的意义,在这里亲眼见到难民的生活状态,也让我对生命、战争、家国、信仰开始了重新思考。

在零下十度的安卡拉郊外搭不到车,我和同行的巴勒斯坦小伙一起徒步爬山去难民营拍摄。大雪封山,我们在白茫茫的世界里徒步前行,冻得瑟瑟发抖,我心里一丝怨念也没有,因为对于那些我们即将见到的人,这点苦真的什么也不是。

这些从叙利亚逃出的难民大部分居住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一个山上。因为身份问题,他们无法得到土耳其人的尊重,几乎没有工作机会,还有很多家庭处于妻离子散的状态。但正如我认识的难民yasir所说,纵使这里生活艰苦,但起码他们能够一起活下去。

这三年,我几乎每年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外面,除了春节的时候会回家陪着父母。当然我自己也已经习惯了这种漂泊的生活,父母也很支持我的选择。我觉得每个人的潜力都是很大的,多尝试对年轻人来说不是一件坏事。

比起其他的长途旅行者,我这三年所走过的国家真是少得可怜。从亚洲到东欧到中东,也就十几个国家,而且很多地方是去了又去。但我拍了很多照片,可以让更多人了解这些地方,或许能让他们得到一些帮助,或许能让世界变得好一点。旅行,生活,观察,拍摄,这对我来说就足够有意义了。

继续左滑进入下一图集

继续左滑进入下一图集

穷游三年 我拍下了这些照片

1/15

我叫王寻,重庆人。2014年夏,我大学毕业。本应踏上社会做一个勤恳务实的有志青年,但自己骨子里似乎还有一股狂放不羁的血液在呼唤。我决定先不急着谋求工作,外出旅行一段时间,开阔开阔眼界。供图/王寻

1/15
新浪移动|缩略图列表
新浪移动

新浪移动捍卫新闻尊严

精度知天下,新闻更悦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