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童模江湖:最火童模年入百万

1/24 随着二胎政策的全面开放,我国童装市场增速连年攀升,也催热了童模这一行业的高速发展。作为销量占全国市场50%以上的“童装之都”,浙江湖州织里镇近年来成为了童模集聚的地方,数以千计的父母带着孩子纷至沓来,追逐童星梦。摄影:吴建勋

2/24 在织里童装设计中心的一次发布会上,童模正在展示2019年的新款童装。织里汇集了童装厂商1.3万余家,近年来由于电商的发展,厂商对童模的需求越来越大,一名童模展示的服装一旦在网上成为“爆款”,其他童装企业就会争相邀约这名童模来拍摄。明星效应拉高了行业价格,企业主们出手越来越大方,于是织里的童模队伍和培训机构迅速崛起。

3/24 虽然“双十一”已过,织里的童模们依然繁忙。这是一家商场内,排队等候上场走秀的童模。3到6岁之间,身高100公分左右的孩子最受厂商欢迎。童模拍一套衣服的报酬一般80到150元,一天拍一百多套,就能日入万元。织里最红的童模可以达到年入上百万,稍有名气的童模年收入也有几十万元。

4/24 童装发布会前,一名童模一边化妆一边吃盒饭填饱肚子。童模们的工作看似只是换换衣服、拍拍照片,但工作强度其实是挺大。一般有经验的童模一小时可以拍16套衣服,平均每套不到4分钟,有些童模常常从早上10点拍到晚上8点。

5/24 童模们在台上看似光鲜亮丽,背后的付出却很辛苦。服装行业的规律是冬天拍夏装,夏天拍冬装。大热天,童模们穿着冬装上台表演,后台休息期间,累得蹲在地上吹电扇。

6/24 织里本地人口只有10万,因为童模行业的快速发展,这里涌入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童漂”,外来流动人口达35万。今年11岁的谷歌,在童模圈“出道”7年之久。3岁时,就在母亲带领下从山东来到织里发展。谷歌现在当地一家小学读五年级。这天一放学,谷歌妈妈就接她直奔摄影基地。

7/24 到摄影基地,谷歌放下书包立马开始化妆。当晚,等待谷歌的是70多套服装和3个商业广告的拍摄任务。

8/24 谷歌长相漂亮可爱,又超有上镜感,各种风格都能驾驭得很好,专业程度不亚于成人平面模特。“孩子很懂事也很敬业,一定要把照片拍好让客户满意。”谷歌妈妈说。

9/24 为了不将学习落下,谷歌常常利用拍摄空闲时间赶作业。虽然忙着做童模,但谷歌并没有将功课落下,更让母亲引以为傲的是,谷歌在班里成绩优异,还担任班长、中队长,“毕竟和做童模相比,孩子以后的成长更为重要。”谷歌妈妈说。

10/24 夜晚,在母亲的接送下,谷歌在拍摄基地和广告公司之间来回“赶场子”。虽然很辛苦,谷歌还是很喜欢现在的状态。谷歌说,自己长大了想当演员,当明星。

11/24 童模的经纪人一般都由自己的父母担当,父母会放弃自己的工作,陪着孩子在镇上租房住下来。今年初,胜喆的父母放弃了东北老家的海鲜生意,来到织里租房子全职带孩子做童模。

12/24 胜喆入行才2年,长相英俊,已在圈内小有名气。去年他在短视频平台个人点击量超过3400万,随便发一段视频点赞都能过万。胜喆妈妈说,这一行大家看着好,都想进来,其实竞争还是蛮激烈的,一个月接不到单也多的是。

13/24 平时在家一有空,父亲就会训练胜喆的各种姿势,要想在T台上吸引厂商注意,台姿尤为重要。“孩子很辛苦,妈妈也同样不轻松。”胜喆妈妈说,她几乎每天都在关注各个童模群的通告,只要有机会就带儿子参加。“只要孩子喜欢,我们会不惜投入,希望孩子能在童模这条路上可以走得更远。”胜喆妈妈说。

14/24 童模走不走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孩子的颜值。4岁的妞妞来自江苏昆山,入业还不到半年,此前从未经过专业培训,只因长相可爱帮童装店拍照,就马上有经纪人找上门。撞进童模圈后,妞妞频繁接单,妈妈干脆放弃工作,做起了孩子的经纪人,并带着妞妞从昆山来到织里发展。

15/24 7岁的阿泽长相帅气,很早就接触到演艺圈,不到3岁就和李小璐合拍宣传片,至今影视剧就客串了3部,称得上“小戏骨”了。此前阿泽在老家给童装企业拍照,听说织里童装行业比较发达,今年5月,阿泽随妈妈、姥姥搬来了织里发展,“多一项才艺,多一些阅历,对于孩子来说也是难得的体验,说不定今后还能发展成事业。”阿泽妈妈说。

16/24 在织里,专业设计公司和童装厂商已经从临时聘请童模向签约童模转变,而童模一旦签约,则意味着会得到专业机构更多的帮助,以后发展的空间也会更大。6岁的章梓沫(女)一年前跨入童模这一行。在一次厂商新品发布会上,潮酷的章梓沫一眼被当地一家时装设计公司的老总相中,签约年薪就高达20万元。

17/24 织里的童装企业不少是家庭产业,许多老板的孩子就顺道给自家服装当起了童模。陈莉和丈夫在织里做童装已有十多年。因为朋友圈里的妈妈们晒孩子的模特宣传照,于是她也花钱给儿子夏天拍了一套,朋友们都说有模特范。去年双“十一”前,陈莉就尝试让儿子给自家衣服当模特,没想到在网上一下子成了爆款,卖了20万套。

18/24 拍摄中途,夏天换衣服换到一半就不肯换了。今年,夏天已经参加大大小小发布会10余场。陈莉说,起初见到孩子能够站在T台上,觉得特兴奋,但如今一年过去了,当初的热情似乎有所减退了。

19/24 曹俪潆的父母是童装电商的供货商,每年电商销量达80万件。忙不过来时,曹俪潆也会客串自家衣服的童模。为此,曹俪潆妈妈还给她报了童模培训班。半年下来,曹俪潆胆子大多了,也更加自信了,“孩子得到了很好的锻炼。”但妈妈称,她并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以后成为职业童模,“毕竟学习更重要。”

20/24 织里的童模除极少数因颜值直接入行,大多数是经过机构培训才出道的。朱惠利3年前在织里开办了小童星培训学校,目前开设有初、中、高级班,200多人。尽管培训费价格不菲,但一开班就爆满。在织里,类似童模培训机构有十多家,厂商一般都是到各个培训机构去挑童模,所以除非自己“有路子”,一般成为童模的第一步就是要参加培训机构。

21/24 童模这个行业比较特殊,培训机构可以利用孩子天生的气质与形象,快速地把孩子塑造成一名模特,比其他艺术培养要快得多。朱惠利说,织里这样大的童装产业,童模市场自然是一块很大的蛋糕,所以培训机构纷纷进入想分一杯羹,这也导致了童模培训良莠不齐,亟待规范。

22/24 席晟皓毕业于浙江理工大学服装艺术表演系,是一位专业模特,如今在织里一家培训学校当老师。这是席晟皓正在悉心教导孩子练习模特基本功。“基本功训练枯燥而辛苦,孩子在训练场上哭鼻子很常见。” 在席晟皓看来,多数家长选择童模培训的初衷只是为了矫正孩子的走姿、站姿,提升孩子的气质和胆量。

23/24 事实上,要想孩子在童模行业继续发展,除了培训,还要参加各种童模大赛,经过“层层洗礼”之后,最终一枝独秀的童模才能在行业中崭露头角。这是在织里举行的一场超级童模大赛,小童模们终于获得参加全国总决赛的晋级卡。织里每周都有好几场童模选拔赛,据不完全统计,参加各种童模培训的孩子足有上千人,但最红的童模也就几十个。

24/24 一名童模在培训机构里的明星照前拍照。也许对这些孩子来说,做童模和以前的学英语、奥数一样,只是一种新的课外生活。不过培养孩子成为童模,虽有利于孩子对美的认知,但如果牺牲孩子的学习,就得不偿失了。当地童装商会会长杨建平表示,童模是童装产业不可或缺的一环,但市场必须加以正确引领,童模童星的培养成长与保护必须并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