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面网红:一条回不去的路

1/22一夜走红在这个时代早已不是“痴人说梦”。借助直播等平台,无数年轻人如流星般闪耀过大众的视线。为了这片刻的闪耀,不同的人选择着天差地别的方法,而对“僵尸男孩”、“脸谱”他们这样的普通男孩来说,纹面便是他们迅速走红的手段。可这种不可回溯的选择,也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摄影:王丹穗

2/222017年年初,“成都僵尸男孩”阿进一度成为了直播红人。这个来自四川小县城里的95后男孩,凭借半张脸上纹着骷髅的造型引来了很多人的关注,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有了近40万的粉丝。那些时候,“僵尸男孩”靠直播就能月入过万。

3/22“僵尸男孩”观看纹身师画的图案。“僵尸男孩”小的时候脸上被烫伤留了一块疤痕,十几岁从家里出来闯荡后,越看那块疤痕越不顺眼,就想用纹身把它遮一下。去年,“僵尸男孩”在半边脸上纹了一个机械的图案,却纹毁了。他不得不先后6次去洗纹身,但效果越来越糟。最终只好在朋友的推荐下重新找了纹身师,将图案修改成了骷髅。

4/22在重新纹骷髅的时候,“僵尸男孩”一口气将半个身体都纹了,最久的一次纹身持续了20多个小时,还因为感染中途晕倒了,差点得了败血症,最后在医院打了10天的吊针后才脱离了生命危险。现在“僵尸男孩”的身体几乎有一半都是纹身,他的设想是一半骷髅,一半人。

5/22“僵尸男孩”去洗头,洗头小妹早已习惯了他的这副造型。“我爸妈有意见又怎么样,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对吧,不要管别人怎么说。”谈起父母,“僵尸男孩”有些闪躲,“我妈确实挺生气的,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僵尸男孩”最近一次回老家时,给父母看了新纹的僵尸脸,母亲是极失望的,但也无可奈何,只是皱着眉地念叨,“怎么纹脸上了。”

6/22就在“僵尸男孩”火起来后不久,直播平台于7月初突然发布了禁止在视频中露出纹身的规定,有纹身露出的视频都会被自动删除。“僵尸男孩”刚尝到一点做网红的甜头,就被泼了冷水。

7/22直播收入大幅下降,“僵尸男孩”的日子很快入不敷出。“我也只能学纹身了,现在的样子也不可能再去找工作。”如今“僵尸男孩”开始在纹身师那里学习纹身,“就先从画画开始学呗,没什么喜欢不喜欢。”

8/222017年5月18日是男孩“脸谱”第一次纹脸的时间。虽然有人说他是看到“僵尸男孩”火了以后模仿他,但“脸谱”并不承认。“脸谱”说自己是中国第一个把脸谱纹在脸上的人。纹脸只是他计划中的第一步,他希望能在60岁前把整个身体都纹满。

9/22“脸谱”家在四川山区,从小被姥爷带大。因为调皮,小学时被在广州打工的父母带走,初中辍学开始打工。在工地上,“脸谱”每月能挣5、6千。姥爷去世后的第二天,“脸谱”来到了成都。“脸谱”说他纹这个和姥爷有点关系,脸谱面具是姥爷买给他的最早的玩具。

10/22夜里,“脸谱”和两个女生一起直播拍摄搞笑视频。纹完面没多久,直播平台就禁播了所有的纹身视频,“脸谱”的粉丝也就停在了4千多。无奈之下“脸谱”只能转型,开始拍一些特别搞笑的视频吸引粉丝。视频中,他戴起了面具或者化妆遮掉纹面,并将自己的账号名字由“脸谱”改为了“脸谱喜剧人”。

11/22因为直播,“脸谱”认识了一帮朋友,拍摄搞笑视频时就大家一起合作。这些人平时都有工作,晚上出来拍点搞笑视频涨粉丝。因为“脸谱”有特点,而且点子多,所以很多人都愿意找他一起合拍。

12/22有一次视频拍摄,情节是很多人误将“脸谱”认成了“僵尸男孩”,然后暴打“脸谱”。但直播中有几个人趁乱下了狠手,“脸谱”被打伤,满嘴是血。“脸谱”说,其实被打也不意外,直播留言里经常看到要打他的威胁,不清楚原因,也不知道是谁,或许只是为了趁乱动手发泄一下。

13/22录了一宿视频,直到早上“脸谱”才疲惫地回到住处。“脸谱”说他喜欢纹身,但说不出为什么喜欢。汶川地震时,“脸谱”觉得未来太不可预测了,应该及时行乐,就带着他的父母去吃了一顿好几千的大餐。“人只活一辈子,就要活出自己。”“脸谱”觉得姥爷一辈子活得很不值得,没有为自己而活。

14/222017年的6月,小丑(右二)通过直播平台找到了阿权(右一),和他说了自己想要纹脸的计划。捧红过“僵尸男孩”也帮助过“脸谱”的阿权,是这个圈子小有名气的人物。阿权找朋友免费给小丑纹了身,还让小丑住在了自己的家里。

15/22小丑在初中的时候成绩很好,也很开朗健谈。因为和父亲赌气,他放弃了继续读书,只身一人来到成都打工。因为喜欢电影《自杀小分队》里的小丑角色,小丑剃了眉毛,模仿剧中的人物在脸上纹了图案。在剃眉纹面之后,小丑觉得自己的性格变得阴郁了不少。

16/22小丑的粉丝现在有1.4万,每天都会直播,收入不固定,每次直播可以收入一二百。虽然直播给小丑带来了收入和名气,但留言却以骂他居多。小丑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人看到别人剃了眉毛纹了脸,就觉得这个人坏人呢?”

17/22在成都郊区的一套回迁房里,阿权正在给家里帮忙打扫新房的卫生。阿权家里在成都有七八套房子,家境殷实,但阿权十几岁就开始在外闯荡,他说自己从未张口和家里拿过一分钱,自己花的都是在外面挣来的,钱多的是时候就多花,少的时候就少花。

18/22阿权的家里除了小丑,还经常会有3、4个人不时地过来住。虽然平日里的花销基本都是由阿权出钱,但阿权并不在意。在阿权看来,“一是交个朋友,二是直播的时候大家一起会多点人气。”

19/22阿权的手机里一直存着“僵尸男孩”阿进刚从老家县城来找他的照片。他们是在网上打游戏认识的,他说那时的“僵尸男孩”土得掉渣,拎着一个塑料袋就来到了他家。当时“僵尸男孩”还不会用直播,纹面火的那条视频还是用他手机和账号发的。但是“僵尸男孩”火了之后,居然用他的号直播脱衣服,掉了17万粉丝,在那之后他们就断了联系。

20/22最让阿权寒心的是,“僵尸男孩”一直也没主动和他赔过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孩,红了以后有点飘。”阿权还曾经因为“僵尸男孩”被江湖上的几个大哥找人团团围住,几方都想将“僵尸男孩”这个摇钱树占为己有。“大半夜在郊区林子里,一圈人围着我,脑袋被枪顶着。”但好在阿权及时撇清关系,才逃过一劫。

21/22不久前,“僵尸男孩”主动在直播平台上唱了一首《兄弟情》并@了阿权,最终两边把误会说清。这次阿权带着“脸谱”和小丑一起去找“僵尸男孩”,商量直播上纹身被禁后怎么办。这也是“僵尸男孩”和“脸谱”的第一次见面。见面前,“僵尸男孩”只听说过成都有一个模仿自己的,但是一直没有火起来;而“脸谱”则一直瞧不上“僵尸男孩”,觉得他表达能力差,也没有什么才艺。

22/22对于直播上纹身被禁,阿权并不意外。在“僵尸男孩”火了之后,有很多人慕名找到阿权,想变个花样纹脸。但是人心难测,阿权已经疲于应对这些变化,“直播圈子的水太深,能火的网红哪个不是勾心斗角、机关算尽。我懒得再和他们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