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图片

25岁CEO的“钢铁侠”梦

1/14 今年25岁的王潮有一头蓬蓬的小卷发,瘦,黑色短袖短裤短靴,如果偶遇也许你会以为这是个叛逆期的二次元少年,绝不会想到他是一家科技公司CEO,企图在人类从碳基生物进化到硅基生物的历史上留下一笔。少年王潮兴趣多元,“尝试了巨多的东西,素描学到六七级,播音、相声、黑管、吉他学了三个月就不弹了……”王潮谈到这些时庆幸自己有一对“神奇的父母”,可以容忍他半途而废尝试各种新事物。王潮父亲是机械自动化流水线的工程师,在他小时候就有机会去装配间或者生产线,几岁的王潮在车间里好奇探视每个环节,有时候一看能看一天。

2/14 2009年《钢铁侠》在中国热映,初三的王潮忙里偷闲去看了一场。小罗伯特·唐尼扮演的“托尼·斯塔克”凭借一身匆忙赶制的粗糙装甲一举击溃了恐怖分子的震撼场景,激发了王潮的一个念头。在父亲公司工程师的帮助下,他自己开始捣鼓属于自己“钢铁侠”,关于外骨骼的概念在他高三时也逐渐清晰起来。

3/14 2012年王潮入读华北电力大学的“电气工程自动化”专业,该专业在其领域内可与清华比肩。大一期间他做出了一个能让普通人做单手引体向上的外骨骼装备,也在学校的创业大赛中拿到了一等奖,并破格成为“科协”主席。然而到了大二上学期,20岁的王潮却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退学。父母建议他把大学读完,王潮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学校进度想对自己而言太慢,而且很多专业课在自己未来要做的领域内根本用不到;自己的创业项目必须通过商业运营才可能实现;既然想清楚要干什么,就没必要再等下去了。

4/14 “创业本身就是给自己找困难,已经想清楚要做什么,一切就都不是困难了!”作为企业创始人,找钱是他必须要考虑的大事情。“铁甲钢拳”的第一创业笔投资来自家庭,那是父母为王潮出国留学准备的教育基金。“退学之前我去美国、英国和日本的大学听课,念书确实是很完美的人生体验,但我已经坐不住了。”王潮的父母都是白手起家的创业者,各自小有成就,最终理解并尊重他的创业选择。

5/14 之后又经历了两次对外融资,第一次公司很顺利地拿到了创客总部领投的天使投资共五百万,第二次是2018年,见了几百个投资人,最终远望资本投了一千万。 “没觉得太难,也没有焦虑,就是觉得肉体上有点累。”但实际上并非如他所说一帆风顺,经验不足还是让他遭遇了一次经济危机。在第二轮融资之前,差一点资金链就断了。“当时我偷偷把自己的房子抵押了贷款。” “纯粹是经验不足,但这种坑不要命。创业公司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快速试错,快速改。”王潮认为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6/14 从小家境优渥的王潮生活中不会考虑钱的问题,但是作为创始人的他依然要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研发成本压的低,产品才会有竞争力。”办公室最早选址在银河soho地下一层,9平,仅容4人。他有点得意的说“比四环外还便宜。”父母对王潮影响很大,他对商业有着天然的敏感和好奇。他曾在高考完拉着舅舅合伙卖鱼,也曾在大学期间拉六个室友一起卖空调遥控器,投资七千,四天时间赚了三万七,他总有能力说服别人一起干。

7/14 现在的团队“也是一个一个凑起来的,每个人的故事都不一样。”张崇兵是铁甲钢拳的第一位员工,原本研究机器人。最初甚至担心是个骗局,但是当他和王潮开始交流外骨骼机械的专业知识时,却深深地被王潮折服,两次见面后决定加入。而硬件技术总工程师,原来在美国通用,做了14年的leader,家在办公室附近,散步时发现铁甲钢拳,觉得“外骨骼”特别有意思,聊完两个星期后他就“再也坐不住了”,降半薪入职。当然也会有工程师会觉得太遥远了。“但是我不觉得这是冲突的,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跟我同频,我的工作就是凑齐各个领域的牛人,把这件事情做成,也让大家的需求都可以满足。”

8/14 团队成员几乎一半是美国回来的博士研究员,一半曾是五百强Leader。2019年之前王潮都是公司年龄最小,学历最低的。王潮把整个Tim控制在20人以下,这是他目前可以有效管理和对接的范围。 找资金,找人把队伍拉起来,产品才是核心。王潮对此有非常清醒的自我认知。创业团队组建的过程中,他依然把大部分时间投入到产品研发中,这是他最擅长和喜欢,也是最难的部分。

9/14 “这件事最难的地方在于前无古人。” “外骨骼,又称动力装甲或动力服,是一种由外骨骼模样的框架组成,且可让人穿戴的机器,这种装备可以为身体动作提供额外助力及防护。” “人是脆弱有局限性的,需要从碳基生物进化成硅基生物,通过增加人的力量或速度或其他方式来增加生产效率,弥补人自身的缺点,外骨骼是个接口。” 这是王潮认定的基础逻辑。

10/14 产品理念有了,应该是什么样子?具体应用在哪里适合推广?王潮的心中并没有具体形象。“国外有做的,但是活的比我们还惨,没什么可借鉴的。”所有环节都要自己摸索,所有坑都要自己踩。2017年以前王潮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做研发,做概念机,尝试摸索,连产品都没做过。装配实验室就在办公室楼下的实验室,塞满了各种工具和材料,除了处理日常事务,王潮经常在这里一待就是一天,拆装测试。王潮对产品追求极致完美,为了做实验,他曾经把自己的左三肋骨摔断。

11/14 “有人说流水线上纯机器人会替代人,这个没错!” “但是商业产品是要跟社会现状匹配的。”美国亚马逊使用无人仓储基于美国人力成本是中国的六倍,买机器人却是一样的价格,中国当下的劳动力成本仍适合做外骨骼。”王潮看到了一段窗口期。铁甲钢拳最终决定先从物流切入。“因为各个物流公司场景非常相似,只要做成功一套就可以推广复制整个流水线。”外骨骼有几个难点:重量要轻、力量要大、成本要低。王潮的团队一直在钻研基础技术,不仅是减速器,传感器,算法,外骨骼的元器件,包括电机的图纸都是铁甲钢拳团队设计制作。

12/14 王潮的判断是准确的,2017年某电商购进了第一批。“第一批订单并不是为了赚钱,最关键的是可以在使用现场做测试实验,不停试,用户使用中遇到任何问题也能随时反馈。”这让王潮团队的产品迭代快,使用舒适度高,优势显著。但是在产品完全做好之前“铁甲钢拳”没做宣传和公开销售。王潮不希望因为自家的产品不完美,让大家对外骨骼这个事情的预期变得不好,那样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13/14 三四年的积累,申请了十几个专利。铁甲钢拳的主打产品面市:一套以腰部助力为核心的外骨骼装备和一种移动座椅,比美国、日本同类产品轻1/3,助力强1倍,价格则是1/3不到。很快吸引了一批种子用户,大大小小的订单纷至沓来。”

14/14 在北京举办的2017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应用于全身的第三代产品一经亮相就被人群层层围住了展台。 “我们的外骨骼可以算是国际上最好的!”如今王潮对自己的产品信心满满,决定在今年的淘宝造物节上来一次大秀,把最新产品推向大众视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