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一座煤城的艰难转型